《简明河南党史》4.1 夺取解放战争的胜利

河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henan.gov.cn 时间:2021-04-28 11:28 来源:河南学习平台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代表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争取和平民主作出巨大努力。全面内战爆发后,党领导解放区军民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夺取了新民主主义的全国性胜利,基本上完成了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历史任务。河南是解放战争的主战场之一。中原突围、千里跃进大别山、淮海战役等震惊世界的事件都发生在中原大地上。河南人民在各解放区党组织领导下,参战支前,扩大新老解放区,全力支援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为全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最终迎来了全国革命的胜利和新中国的诞生。

  一、争取和平民主,准备自卫战争

  加强组织领导

  1945年8月20日,中共中央撤销北方局,成立晋冀鲁豫中央局和晋冀鲁豫军区,邓小平任书记,刘伯承任司令员,下辖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4个区党委、军区和5个野战纵队,除冀南外,其他3个区党委、军区均管辖有豫北地区。10月30日,中共中央将鄂豫皖中央局改为中共中央中原局,郑位三任代理书记。同时,命令新四军五师、八路军三五九旅南下支队、河南军区部队与冀鲁豫军区部队一部会师桐柏地区,组建中原军区,李先念任司令员,郑位三任政治委员,下辖河南(桐柏)、江汉、鄂东3个军区。晋冀鲁豫中央局、中共中央中原局的成立,加强了对中原地区的党政军统一领导。

中共中央中原局、中原军区、中原行署旧址 图片来源:《简明河南党史》

  加紧自卫战争准备

  1945年10月,中央指示晋冀鲁豫军区所属部队升编,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全区野战部队达8万人,地方武装23万人。其中,冀鲁豫军区升编为第一纵队,杨得志任司令员,太行军区部队升编为第三纵队,陈锡联任司令员。各部队广泛开展了练兵运动。晋冀鲁豫、豫皖苏、豫鄂边等各解放区还开展了反奸反霸诉苦清算与减租减息运动,恢复与发展工农业生产,为自卫战争作了准备。

  与国民党进行军事谈判

  1945年8月25日,毛泽东亲赴重庆与国民党政府谈判。10月10 日,国共两党签订“双十协定”。1946年1月又签订了《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议》,同时建立军调处执行部,下设若干小组, 分赴各地开展调处工作。国共谈判期间,国民党军继续向解放军进攻。1945年9月,晋冀鲁豫解放军被迫进行上党战役,保卫了晋东南根据地。10月进行了平汉战役(邯郸战役),痛击了进犯豫北的国民党军。“双十协定”签订后,国民党军集中力量进攻中原解放军。新四军五师被迫发起桐柏战役,解放了桐柏山大片山区。停战令下达后,中原解放军主力部队由平汉路西转移到平汉路东以宣化店为中心的罗山、光山、经扶(新县)和礼山(今大悟)一带。

  在中国共产党的抗议下,北平军调处执行部先后派第五、第六战区执行小组(亦称罗山小组)、第九执行小组(亦称汉口小组)、第三十二执行小组(亦称光山小组)赴中原进行调处。从1946年1月22日至8月14日,先后进行了罗山谈判、禹王城谈判、应山谈判、汉口谈判、宣化店谈判等10多次谈判,谈判重点是解决中原军事冲突、中原解放军驻地之间给养运输和中原军区非战斗人员安全转移问题。周恩来和中原军区主要领导人李先念、王震等参加了谈判。国民党军队根本不执行谈判达成的协议。自1946年1月10日停战令生效至6月25日,向中原解放区进攻达1280次,原有1500万人口的中原解放区,被国民党蚕食殆尽。6万中原军区部队被围困在河南、湖北交界的以宣化店为中心的纵横不足60公里的狭小地带,豫南局势极端恶化。军调处执行小组在中原调处无法执行,中原谈判宣告破裂。

  中原谈判是在边谈边打、打打谈谈中进行的。虽然签订了几个协议,但由于国民党在谈判中毫无诚意,最终未能避免全面内战的爆发。中国共产党通过中原谈判,揭露了国民党假和谈真备战的阴谋,推迟了内战爆发的时间,拖住了国民党数十万大军北上,配合了东北、华北、西北等战场的战略展开。与此同时,共产党还在豫北新乡、安阳就调处军事冲突、恢复交通等方面与国民党进行了谈判,延缓了国民党军队的进攻。

  黄河归故谈判

  1938年6月9日,国民党在郑州花园口扒开黄河大堤,滔滔河水经中牟、尉氏、鄢陵、扶沟向东南方向流去。1946年年初,国民党筹划修复花园口旧堤,让黄河重归故道。3月1日,未经与解放区协商即在花园口动工堵口。此时,黄河故道断流8年,淤积严重,两岸2000余里河堤破烂不堪。下游河床内新建村庄1700多个,居民40 万人。中国共产党以人民疾苦为重,坚决不同意在黄河故道下游未复堤情况下先行堵口。国民党政府不得不决定由各方面派出代表进行黄河归故谈判。此后,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为一方,以国民党政府所属水利部门及“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为另一方,并有“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中国分署”参加,进行了多次谈判。4月,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代表与国民党政府代表达成《开封协议》《菏泽协议》,但国民党执意提前堵口。晋冀鲁豫解放区又派代表前往南京,在周恩来领导下与国民党达成《南京协议》及相关保证。内战全面爆发前,国民党急于实施“黄河战略”,以水代兵,阻止豫北解放军南进,单方面决定于6月23日在花园口抛石合龙,后因河水上涨没能成功。

  7月19日,在上海与国民党谈判的周恩来飞抵开封,查看了郑州花园口工程,与冀鲁豫行署负责人研究了黄河复堤、应得工款、工粮及交通运输等方面的事情。7月20日,周恩来在开封出席黄河归故问题座谈会,揭露了国民党把黄河作为战争工具的阴谋,重申了“先复堤,后堵口”的原则立场。7月22日,国共双方签署上海协定,国民党当局承诺为解放区黄河复堤工程提供所需费用,对黄河两岸人民进行救济,花园口堵口工程延期到汛后进行。黄河归故谈判揭露了国民党企图水淹解放区的阴谋,推迟了花园口堵口时间。直到1947年3月15日,国民党政府才堵住了花园口口门,使黄河水流入解放区故道。据当时不完全统计,仅冀鲁豫解放区沿河10个县的滩区,被淹村庄即达237个,淹没耕地27万余亩。

  (原载于2020年8月版《简明河南党史》)

责任编辑:陈静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