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媒看河南丨“黑色”变“绿色”
大南坡村民生活越来越美!

河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henan.gov.cn 时间:2021-03-30 08:05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乡村振兴,是“十四五”期间中国具有战略性的重大课题。如何让乡村更富裕,更文明,更美丽,各地都在实践。河南焦作修武县的大南坡村地处太行山区,曾经依靠挖煤而富,又因坐吃山空而穷。2019年,大南坡村通过精准扶贫政策实现了脱贫摘帽。如今,这个曾经因为挖煤而变得面目全非的村庄又走上了美学经济的道路,这个村庄会变成什么样?变美,能让村民们变富吗?

  大南坡村地势平坦,南北有山,地下有煤。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依靠得天独厚的煤炭资源,这个村曾经兴盛一时,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大南坡村村民:村里当时有八个煤矿很红火,搞这个大礼堂、大队部、蓄的大水池搞的基本建设,家家户户都发了黑白电视。

  黑色的煤带沿着大南坡村向西延伸。改革开放之初,其他村还在寻找发展门路的时候,大南坡村的人在家门口的煤矿打打零工,就能过上比其他人更富裕的生活。

  大南坡村村民:挣钱来得快,俺村的啥也不干,就搞这副业,搞煤窑挣钱。

  小煤窑越开越多,地下也越挖越空。进入九十年代,村里终于出了大事。

  大南坡村村民:正犁地走着的时候,咕咚一下就掉进去了。

  大南坡村村民:裂缝把牛也掉进去了。

  大南坡村村民 牛秉富:这村西边这房都裂了,都崩缝了。

  土地开裂、房屋开裂,村民有家不敢回。

  上世纪九十年代,因为挖煤导致的塌陷事故频发,焦作周边许多村庄的小煤窑被政府勒令关停,大南坡村也在此之列。

  不能挖煤了,村民们才发现,自己的村庄早已植被破坏,水土流失,肮脏不堪。

  大南坡村村民:很平整的土地,弄得坑坑洼洼。

  大南坡村村民:河里的水是黑的,全部污染,哪都是黑的。

  大南坡村村委会委员 赵小连:由于环境差,咱招商也没有人来给咱投资,老百姓也都出去打工了。

  几十年的开采破坏了大南坡村的环境,使村庄在资源枯竭后一蹶不振。

  到了2016年,大南坡全村245户村民中贫困户占到103户,年人均收入只有3000元。曾经以“富”闻名的大南坡村终于沦为省级深度贫困村。

  焦作市委常委 修武县委书记 郭鹏:大南坡村从一个挖煤的富村,因为破坏环境、资源枯竭,最后村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教训深刻,启发重大。说明了用牺牲环境的方式来发展经济是行不通的,尽管大南坡一度发展得很好,但因为最终环境受到污染,导致我们的发展难以为继。

  从地理位置上看,大南坡村距焦作市和修武县都是二十几公里。大南坡村的小煤窑被关闭后,2008年,焦作这座昔日的“煤都”也作为国家首批资源枯竭型城市,开启了转变经济发展路径的尝试,从“黑色”向“绿色”转化最成功的项目之一是5A级景区“云台山”的开发,这个项目距大南坡村18公里,同属于修武县。通过“旅游+金融+民宿+扶贫”的开发模式,2019年,修武实现旅游综合收入46.03亿元,占GDP比重30.6%。

  如何扩大云台山旅游圈的受益面,让南来北往的客流变为当地发展长久的动力呢?修武县提出了以“美学经济”引领高质量乡村振兴的理念。

  焦作市委常委修武县委书记 郭鹏:我们必须走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复兴之路、美学路径,要通过政府的基础设施投入调动老百姓的积极性,调动社会资本的力量,让乡村振兴成为一个多赢的工程。

  修武县希望以旅游为契机,邀请海内外优秀设计师和艺术家对村庄里的美学资源进行活化利用,让村民生活环境变美的同时,提升“乡村治理”和“村落运营”的水平,使美丽乡村成为人们的生活常态。

  想法虽然很好,但能否落地,还需做一些试点。

  修武县一共有187个村,县里挑出30个村子供设计团队挑选。大南坡村能入选吗?

  安徽大学副教授 大南坡村文化发展总顾问 左靖:其实我到这个村子来,就发现它没有特点,就是它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一个北方乡村。

  政府推荐大南坡村有两点考量:一是因为穷,迫切需要改变;二是因为普通,最能代表当地乡村的实际面貌。这样的村庄如果能够成功,更有推广价值。

  美学的力量能否化腐朽为神奇呢?

  在村子里转了几圈,设计团队还真的发现了亮点。

  安徽大学副教授 大南坡村文化发展总顾问 左靖:公共建筑非常多,这样的话我们就有一些用武之地了。

  设计师们在30个村庄中选择了17个村子实施改造计划,大南坡村入选了。

  村庄的改造肯定要兼顾游客的需求,但首要受益人应该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村民。

  改造计划实施之前,入户调研就进行了三次,访谈村民150⼈,发放问卷调查近百份,村民提出建议42条,包括:解决农田用水、修复公共建筑、建立村民活动空间、改善卫生环境、清理垃圾、加强农业技能培训、恢复解散的怀梆剧团,等等。

  国家乡村旅游人才培训基地产业导师 大南坡村乡村营造顾问 陈奇:没有哪一个村民就觉得说我们马上要致富,然后我们马上要多少游客来,而是都希望老有所养,然后小孩子有好的教育,有很多的中青年说如果村子里有工作,或者能挣到这份收入,他们就愿意回来。

  大南坡村村民:全村的父老乡亲都有这个渴望,这是一个梦想。

  村民的淳朴和坦诚,感染了大南坡村的设计者,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大南坡村改造方案的走向。

  在大南坡村的改造中,硬件改造与村庄治理、村民素质提升相互配合,同步推进。

  村民意见里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垃圾”问题,这方面的培训自然要优先安排上。

  2020年10月,大南坡村一期改造工程终于完工了。乡村生活空间、生态环境、历史建筑得到优化,增加了教育、文化方面的供给。原本破败的公共老建筑“变身”为艺术展览馆,设计师还专门给大南坡村的孩子们建造了一个酷炫的游乐场。

  景观设计师 唐子颖:我看丹麦乡村、日本乡村就是最好的材料,最好的玩法(给孩子)。那我给大南坡这样一个河南北方的小村子里,有这么一个玩的东西,为什么不可以。

  过去的大舞台被改造成“方所书店”,培养阅读的习惯,就这样从大南坡村的娃娃们抓起了;早已荒废的老供销社整饬一新,现在是著名文创品牌“碧山工销社”的连锁店。

  值班的四位店员都是本村村民。

  这里不仅销售旅游文创产品,还专门设置了村民的农产品销售柜台。

  牛大爷一笔一画,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小黑板上,这个格子里卖出的核桃以后都会记在他的账上。

  大南坡村的改造预计分三期完成,刚刚完成第一期,已有不少游客闻风而来,人多了,环境卫生就成了问题。

  最初,是乡村旅游培训导师陈奇带着村民去捡垃圾。次数多了,水到渠成,村民的自觉性就上来了。

  村民的心气儿上来了,文化生活也顺理成章提上了议事日程。

  七十年代,大南坡村的怀梆剧团曾经远近闻名,恢复剧团,对内可以凝聚人心,对外可以吸引游客,是振兴大南坡村很好的文化载体。

  大南坡村村民:没服装、没道具、没人才、没乐队等等这一切,我给他们实实在在讲起来这个事情。

  国家乡村旅游人才培训基地产业导师 大南坡村乡村营造顾问 陈奇:我就跟她说服装和这个乐器的事情就是交给我去协调,我还是有把握的。

  在修武县的大力协助下,其他剧团淘汰不用的道具、服装被一点一点收集起来,村民们把这些宝贝一趟趟搬回大南坡村。

  2020年,大南坡村艺术团终于重新组建起来。

  昔日村里的名角,80岁的赵沉香老人回到了剧团;五六十岁的妇女们踊跃参加;78岁的牛秉富原本不会唱戏,为了支持艺术团,他也一招一式、从零学起。

  大南坡村村民 牛秉富:我说良心话,国家给咱们投这资,不能叫公家的钱白花了,现在国家给咱弄这么好,咱再不配合,这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

  村容村貌改变的是外表,乡村要振兴,还要激发村庄发展的内生动力。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要丰富乡村经济业态,发展县域经济,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延长农业产业链条,发展各具特色的现代乡村富民产业。村民们铆足了劲,要壮大休闲农业、乡村旅游、民宿经济等特色产业。

  过去的采煤造成的塌陷区,现在已经进行了浇筑回填。北京来的设计师免费提供图纸,号召村民自建民宿。

  这片曾经因为采煤而荒芜的土地,现在重新凝结起了村民的希望。

  又一个春天到来,村里78岁的牛大爷有了新的艺术创作,他编了一段戏词《我爱我家》,希望能在下一次大南坡艺术团的舞台上演出。

  大南坡村村民 牛秉富:方所书店把书看,以人为本记在心上,全村人民团结起,振兴民族有希望。

  和全国所有的村庄一样,大南坡村民已经全部脱贫,在美学经济的新思路下,大南坡村正重整旗鼓。眼下村庄的改造实验刚刚完成1/3,但这个经历过起起落落,享受过富裕也经受过贫困的村庄已经重新焕发生机。村民们从“要我发展”变成了“我要发展”,追求美好生活,村民们已经铆足了劲儿。“十四五”规划纲要里有一章专门针对的是实施乡村建设行动,从强化规划引领到提升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水平,到治理垃圾围村,开展清洁和绿化行动,都是乡村建设的内容。乡村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的优化,村容村貌和人居环境的改善,不仅将为村民们创造一个美丽宜居的家园,也将为乡村带来新的生机和振兴的希望。

责任编辑:王靖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