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 :专题专栏 > 丁亥年拜祖大典 > 黄帝文化论坛 正文
 
[中国古都学会常务理事:刘文学]黄帝故都在新郑是历史定论
河南省政府门户网站 www.henan.gov.cn   2007年04月02日   来源: 刘文学
 

    黄帝故都在新郑是历史定论,是社会共识。现在,有人想将黄帝故都搬迁到新密古城寨。1961年,有人就在古城寨与新郑争夺郑国故城,那时学术领域比较纯净,经省市考古工作者多方调查、论证,很快确认郑国故城在新郑,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0多年后的今天,有人又是围绕这座古城寨掀起一场争夺黄帝故都战。要想将黄帝故都搬迁到新密古城寨,必须解决“三否定”、“三确认”、“四个不能用”和“一接受”等问题。
  一、黄帝故都在新郑是历史定论。要搬迁黄帝故都,首先必须否定历史上权威史学家、当代权威学术团体和权威专家关于黄帝故都的定论。
  所谓“三否定”:一是必须否定历代文献记载黄帝故都在新郑的定论。历史文献上自战国,下迄当代,各种文献资料皆记述黄帝故都在今新郑,没有二议。特别是唐宋明清时期的全国一统志和《河南通志》、《开封府志》、《禹州志》、《郑州志》、《新郑县志》与《密县志》一致记述黄帝故都在新郑县。尤其值得关注的是金、明、清和民国年间现存七种碑刻,其中金代贞元三年(1155),密县令刘文饶的《修德观问道碑记》曰:“郑,古有熊氏之国,黄帝所都。”《密县志》注曰:“有熊,古国名,故地在今河南新郑县。”明正德十二年(1517)《重修太清观志》曰:“河南路新郑,古有熊氏之国也。”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县令许朝柱在轩辕故里祠前立“轩辕故里”碑。乾隆二十九年(1764),轩辕故里《重修大殿碑记》曰:“古传,郑邑为轩辕氏旧墟,行在北有轩辕丘遗迹,乃当年故址。”嘉庆六年(1801),新郑县城东关有“槐抱碑”《古槐行》曰:“轩辕城在茨山麓,故国从来多乔木。”道光二年(1822),《重修新郑县文庙碑记》曰:“新郑为轩辕黄帝故都,文明肇启有自来矣。”民国七年(1918),新郑县城东关有《清封直大夫五品衔候选训导周莼浦及德配和宜人墓志铭》曰:“君讳时照,字春圃,轩辕故里人也,其先世乐善不倦。宜人素性也善,于修庙一事,尤其注意。以故轩辕故里、茨山书院、先农坛、子产祠,无不慷慨捐资,迭次重修,宜人之善念概可风矣。……猗欤周君,啧啧名扬,居轩辕之故里兮,实无忝于帝乡。”“帝乡”史家释为黄帝建都之地。这些金至民国记述黄帝故里、轩辕丘、黄帝故都在新郑县的碑刻全国无二。从古至今还没有见到一条资料说轩辕丘和黄帝故都在密县。二是必须否定中国研究炎黄文化和古都文化权威学术团体的学术成果。1992年,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和河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联合召开的全国学术会议发表《‘炎黄文化与中原文明’学术讨论会纪要》,确认黄帝故里、故都在“新郑县”①。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还在黄帝故里树碑,记述新郑是黄帝的出生地、建都地。1998年,中国古都学会第十五届年会在新郑召开的学术研讨会发表《中国古都学会第十五届年会暨新郑古都与中原文明学术研讨会纪要》,说:“轩辕黄帝建都于此,即今河南新郑。轩辕黄帝在此所建之都应为中国最早、最古老的古都,也就是中华第一古都。”②三是必须否定当代权威专家的定论。著名历史学家周谷城为新郑题“轩辕黄帝故都”,著名历史学家、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首席专家李学勤《拥篲集·刘文学<黄帝故里文献录>序》说:“黄帝生于轩辕之丘,所居在新郑,其说渊源有自,凿然可据。”③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中国古都学会会长史念海为新郑黄帝故里题“中华第一古都”。臧励和《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有熊,黄帝之都,即今河南新郑县。”顾颉刚《中国历史地图集》:新郑县为有熊国,黄帝建都于此。《汉语大辞典》:“有熊,古地名,传说黄帝所建之都。故址在今河南省新郑县。”许顺湛为《始祖山八千年文化史志》作《序》说:“在这个国际会议上,学者们一致认为‘黄帝故里在新郑’。第二,黄帝都有熊,居轩辕之丘,‘有熊’的地望在新郑,历代史地学者没有争议。新郑‘有熊’独此一家,别无二说。”④这些专家的论断具有相当的权威性。挑战权威,须当慎行,不可造次。当然,权威的论断,不是金科玉律,但必须有充分的论据和具有说服力的科学论证。
    二、新密古城寨古城,是“龙山时代晚期城”,是“夏文化”。要搬迁黄帝故都,必须确认黄帝时代的考古学文化、黄帝生活的年代与新密古城寨古城是否处于同一时期。
  所谓“三个确认”:一是首先确认黄帝时代的考古文化。目前,关于黄帝时代的考古文化,有两种观点:一种是黄帝文化仰韶文化说。这是主流说,多数派。范文澜、周谷城、李学勤、唐兰、苏秉琦、张岂之、戴逸、严文明、王贵民、许顺湛、郑杰祥、马世之、李友谋、陈旭等等皆主此说。2002年,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编,李学勤、张岂之总主编《炎黄汇典·考古卷》将黄帝时代的考古学文化确认为“黄帝时期,相当于考古学上的仰韶文化晚期,距今约5000年左右。”范文澜《中国通史》说:“这些传说,在仰韶文化遗址中大致有迹象可寻,因之推想仰韶文化当是黄帝族的文化。”李学勤在《拥篲集·刘文学<黄帝故里文献录>序》中说:新郑“有关黄帝的古迹,比比皆是,引人入胜。与黄帝时代大体相当的郑州大河村仰韶文化遗址,内涵十分丰富,同最近发现的郑州西山城址相印证,说明当时文化已有相当程度的发达。”⑤许顺湛为《新郑县文物志》作《序》有这样表述:“前边是依据古史文献看新郑的历史地位,如果对照《新郑县文物志》,我们就会更加清楚,距今8000年前后的裴李岗文化遗址,是少典族阶段的遗留;距今5000年至7000年的仰韶文化遗址,是黄帝族阶段的遗留;距今4000年至5000年的龙山文化遗址,是祝融阶段的遗留。……新郑的龙山文化晚期遗址,从时代来说,可能已进入夏代。”⑥不过,曹桂岑根据夏商周断代工程结果,在《五帝时代都城考》中纠正为裴李岗文化距今7000年至9000年,龙山文化为距今4100年至4900年⑦。在仰韶文化说中,有黄帝时代仰韶文化早期说、中期说、晚期说。一种是黄帝文化龙山文化说。这是少数派,在河南是极个别人。曹桂岑在《论我国古代的鼎文化与黄帝文化》中说:“黄帝时期其上限应是龙山文化早中期之交。”⑧而在《五帝时代都城考》中又说:“我以为相当于龙山文化中晚期。”⑨目前,黄帝的考古学文化至少有五说。然则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在葛云生《文明从这里起步》一书中说:“文献有记载,黄帝有很多创造发明,很可能进入文明,但是考古学没有得到证实。”⑩其二,必须确认黄帝生活的具体年代。许顺湛提出三个年代:一是在《新郑县文物志·序》中锁定为距今7000至5000年;二是在《华夏源·序》中提出“黄帝年代当始于公元前四十五世纪,约距今6420年”○11 ;三是在《郑州西山发现黄帝时代古城》中提出“绝对年代当在距今5000年以前”○12。著名考古学家唐兰提出“中国历史还是应该从黄帝开始,中国有六千年左右的文明史”。苏秉琦提出“五千年古国”论。台湾著名考古学家、金石学家张光远在《从考古展现黄帝时代的中国文明》中提出黄帝时代距今约4800年○13。清末,辛亥革命时期《民报》、《黄帝魂》等提出距今4700多年。曹桂岑在《中国古代早期城址初探》中推算为距今4588年○14。总上所述,黄帝距今年代有7000年、6420年、6000年、5000年、4800年、4700年、4588年等等。其三,必须确认新密古城寨故城的确切年代,不能笼统地说是“龙山城”。道理很简单,龙山文化时期近千年,而黄帝仅100年(这样的年龄当然是不可信的),占千年的1/10。不弄清故城的确切年代,就难以服人。新密古城寨古城是由中国最权威的考古学家李伯谦、张忠培、俞伟超和其他一批考古专家共同确认的,是一座“龙山时代晚期城”。
    2000年5月10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新密市发现龙山时代重要城址的情况报告》:“据文献记载,嵩山周围地区是我国的第一个王朝夏的重点活动区域之一。新密市古城寨龙山城址地近嵩山,又处于龙山时代晚期。而龙山时代晚期遗存正是探讨夏文化的重要对象之一。所以该城的发现不仅为探索夏文化,同时为研究我国文明起源与国家形成增添了重要资料。”
  2000年5月15日,河南省文物局局长常俭传《在河南省新密古城寨重大考古发现新闻发布稿》:“该城从始建、使用到废弃大概在一百年左右……。该城从始建到废弃时间较短,亦说明当时的社会正处于大变革,大动荡时期。据文献记载,嵩山周围地区是我国的第一个王朝夏的重点活动区域之一。新密市古城寨龙山城址地近嵩山,又处于龙山时代晚期。而龙山时代晚期遗存正是探讨夏文化的重要对象之一。所以该城的发现不仅为探索夏文化,同时为研究我国文明起源与国家形成增添了重要资料。”
  2001年,新密市的考古工作者张怀洲在新密市黄帝文化研究会编的第2期《溱洧文化》上发表《新密古城寨城址被评为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中说:“经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98——2000年考古钻探和发掘,揭露面积千余平方米,确认为龙山文化城址。……这是近年来中原地区龙山文化晚期及夏商考古的一次新突破。根据地层叠压和打破关系,该城始建于龙山文化晚期早段,废弃于龙山文化晚期的晚段。该城对于探索夏文化和研究国家的形成和文明起源有着极其重要意义。”
  2002年第2期《中原文物》发表古城寨考古项目主要主持人蔡全法的学术报告《古城寨龙山城址与中原文明形成》,“结语”说:“从以上诸方面的考古资料,大致可以了解到龙山晚期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状况,以及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等方面的情况。农业已有较大的发展,建筑技术高超,各种手工业分工精细,金属冶铸业已经存在,奠基和祭祀活动相当盛行,文字已经出现,很明显这是阶级社会,即奴隶制‘王朝’社会面貌的真实写照。古城寨的考古学文化归属于河南龙山文化的王湾三期文化晚期。据文献记载,嵩山周围地区是我国的第一个王朝夏的重点活动区域之一。古城寨城址地近嵩山,又处于龙山时代晚期。其遗存正是探讨夏文化的重要对象之一。所以该城的发现,不仅为探索夏文化,同时为研究我国文明起源与国家形成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2002年第2期《华夏考古》发表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新密市黄帝文化研究会发表的《河南新密市古城寨龙山文化城址发掘简报》“结语”说:“通过数年的发掘,对该遗址文化遗存的编年有一定的认识,城址内外包含有仰韶文化、龙山文化、二里头文化、二里岗文化、殷墟文化、战国文化和汉代等各时期的遗存。但以龙山早期、晚期遗存为主,龙山文化晚期是其重要发展阶段。其考古学文化性质,当为王湾三期文化。古城寨龙山文化城址的发现,不仅为探索夏文化,同时为研究我国文明起源与国家形成提供了重要的且不可多得的资料。……这些情况(指文物特征)大致勾画出了当时社会的生产状况和经济面貌,以及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等方面的情况,似乎也是阶级社会,即奴隶制‘王朝’鲜明丰富的物化载体。”此文表明,古城寨的仰韶文化、龙山早期文化只是“遗存”物,而不是城,晚期才是城,是“王湾三期文化”,“似乎也是阶级社会,即奴隶制‘王朝’”,这只能是“夏朝”的特征。
  关于蔡全法先生说的古城寨古城是龙山王湾三期晚期文化以及上述《简报》中说的“当为王湾三期文化”,郑州大学教授李民在《夏文化》一书中说:“王湾三期文化遗址,碳14测定为公元前2000±95年,树轮校正年代为公元前2300年,很可能已进入夏代。”○15
  关于龙山晚期文化,许顺湛先生也认为:“从时代来说,可能已进入夏代。” 2004年10月,赵春青《新寨期的确认及其意义》中说:“最早的夏文化即夏文化的上限已进入河南龙山文化年代范围,认为河南境内的龙山文化晚期遗存才是早期夏文化,由此推定河南龙山文化时期已经进入到文明社会。”(见2004年《古都郑州》)最近,中共郑州市委宣传部组织专家、学者编辑出版的《古都郑州》说:新密古城寨古城“是一座距今4000多年的龙山文化晚期的古城”。它与黄帝时代仰韶中期说相差2000年、晚期说相差1000年,与龙山文化早期说相差700多年,中期说相差500年。曹桂岑将黄帝先后安排在龙山文化的“早中期之交”(《论我国古代的鼎文化与黄帝文化》)和“中晚期”(《五帝时代都城考》)。而新密古城寨的龙山文化则是以龙山早期和晚期遗存为主、晚期是为古城的一座遗址,中期恰恰是个缺环。因此,古城寨城址的年代,与黄帝生活年代根本就不在同一时期。
    三、论证新密古城寨古城是否是黄帝故都,应采用实事求是的态度和科学的方法,而不能采用实用主义。
  搬迁黄帝故都四种方法不能使用,即不能使用“篡改法”、“拔高法”、“障目法”和“偷梁换柱”等手段。所谓“篡改法”,就是通过篡改历史文献将新郑的轩辕丘搬迁到新密。刘文学的《黄帝故里文献录》中有这样一条资料,原文是:
  清,顺治十六年《新郑县志·新郑县土俗民情图说明》:“新郑史称东里,古轩辕有熊氏之国也,东马陵,南陉山,西大隗,北豹山,溱洧襟带于前,梅泰环拱于后,风藏气聚,世多君子……。”(卷一,图说十八)○16
  从志书标目和所记内容看,很明显这是以新郑县城为中心,记述新郑县的四至和人文地理与自然地貌的,这是连中学生都读懂的。而有位先生则将这段文字改为:
  顺治《新郑县志》:“有熊氏之国,溱洧襟带于前,梅泰环拱于后。”(《黄帝居轩辕丘考》,1999年第3期《寻根》)
  将有熊国搬迁到新密境内所谓溱洧二水与新郑西北30多公里处梅泰二山之间这10多平方公里之内,说轩辕丘就在这里,进而又搬迁到新密所谓的“溱洧二水夹角洲内”。对此,笔者曾发表文章公开批评○17。所谓“拔高法”,是指古城寨古城发掘后,一位先生发表文章《中国古代早期城址初探》说:古城寨古城“经考古发掘是一座龙山晚期兴建的古城。”还说“黄帝最早建都于有熊(即居轩辕丘),可谓是天下的第一都,其都在新郑又无异义”。不久,又在《黄帝轩辕丘考》中说:古城寨“其筑城的时间是龙山文化中早期之际”,向前拔高四五百年,改口说:“新密市的古城寨古城,就是黄帝的都城‘轩辕丘’,称其为‘中华第一古都’理所当然。”○18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新密古城寨项目主持人蔡全法在《炎黄文化定位及其故都问题商榷》一文中说,古城寨古城的发掘,是由李伯谦、张忠培、俞伟超、严文明、安志敏、安金槐、许顺湛等20多位国家顶级专家共同“确定是一座龙山文化晚期城址”。有学者甚至将古城寨龙山文化二期陶器变形,提前到龙山中期,这种无视客观事实的研究是不会得到同仁支持的。所谓“障目法”,即用“历史上密县东部曾为新郑管辖”搬迁轩辕丘和黄帝故都○19。一位先生很清楚,2000多年的历史文献记述轩辕丘、黄帝故都在新郑县,要想搬迁轩辕丘和黄帝故都,必须首先迈过“今河南新郑”、“郑州新郑县”、“开封府新郑县”、“今河南新郑县”这个门槛,不迈过这个门坎,就不易为世人所接受。“历史上”是什么时候?有多长时间曾为新郑管辖?它与黄帝故都有什么关系?要回答这些问题,就必须弄清新郑和密县在历史上的境域沿革、密县古城寨即所谓郐国城的归属问题以及它与黄帝的关系。关于新郑、密县在历史上的境域沿革:据清乾隆四十一年《新郑县志·域地志》引《后汉书·郡国志》说:“汉晋数代,新郑南境,皆接密县耳。密县有大隗山、陉山。”即在两汉和晋代,今新郑县南部的陉山、西南部的具茨山一带属密县境,至隋唐下属新郑县。新郑县的北部郭店以北,据唐《括地志》、清蒋廷锡《古今图书集成》、《新郑县志》和嘉庆《密县志》引《史记·郑世家》注司马彪曰:“华在密县”等,属密县,隋唐宋元金明清属“郑州管城县”,民国年间属郑州郑县,至1953年划归新郑县。至于新郑县的西部,据清雍正年间,蒋廷锡《古今图书集成》说:“新郑县西至密县界二十里。”而新郑县西部的辛店乡至县城二十六里,密县古城寨距新郑县城为二十五里。由此可知,在清代早期,新郑西部辛店乡欧阳修陵墓以西以及密县的古城寨等皆属密县境。至清代中晚期,据嘉庆《密县志》记述新郑县辛店乡的欧阳修墓“在新郑、密县界”和“郐国城在密县”境内,可知新郑西部辛店以西和古城寨等地仍属密县管辖。这是大致上的历史境域沿革。这其间有没有变化?有。一是在隋大业年间。据唐《元和郡县志》:“密县,隋大业二年(606年)废,十二年(616年)复置。”《大清一统志》:“隋大业初入新郑,十二年又复置。”这就是说在隋大业年间,有10年密县的东部曾为新郑县管辖。二是在清乾隆年间有一段时间,其中标志性的境域变化是“郐城”的归属问题。清乾隆二十九年《大清一统志·卷一百五十》:“郐城在密县东北五十里,按新郑县界。”嘉庆二十二年《密县志》记述郐国城在密县境。这其间的乾隆四十一年《新郑县志》记载新郑县境西至张殷店二十五里,仅以图将古城寨划入新郑县界,至多有53年(实际年数要少,只是无法确切计算),再加上隋大业年间的10年,最多不超五、六十年。而记述轩辕丘、黄帝故都在新郑县则有2000多年,其中汉代戴德《大戴礼记》记述黄帝故都在新郑比隋大业初早约700多年,晋皇甫谧《帝王世纪》记述黄帝故都“在今新郑”比隋大业初早400多年,西晋司马彪《续汉书·郡国志》记述“河南尹新郑县,黄帝之所都”早300多年,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记述:新郑县“黄帝之所都”早200多年。所谓“偷梁换柱法”,即将历史文献中记载的“新郑”、“今河南新郑”、“新郑县”等解释成为密县,甚至将文献中的“新郑县”或“县”字去掉,说成在密县,如新密市黄帝文化研究会发表在2004年第3期《黄河文化》上的《黄帝古都惊现新密溱洧》(二)中,标目是“发现了黄帝古都轩辕丘在新密溱洧”,而以下文献根据则全是黄帝故都轩辕丘在“今河南新郑”、“新郑县”的内容。有先生在2004年1期《溱洧文化》中发表的《新密古都群在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中的地位和作用》,将陆应明《广舆记》中记述“轩辕丘新郑,古有熊之国,黄帝生此因名”,去掉“新郑”;将《水经注》原文“洧水又东经新郑县故城中,……皇甫士安《帝王世纪》云:‘或言县故有熊氏之墟,黄帝之所都也,郑氏徙居之,故曰新郑矣,城内有遗祠,名曰章乘是也。’”去掉“新郑县故城”,说成是在新密市。另有先生在同期《溱洧文化》中发表《祝融氏之墟》,引宋欧阳忞《舆地广记》:“新郑县,古有熊国,黄帝所都也。”去掉“新郑县”;引《大明一统志》:“新郑县,在州城(禹州)东北九十里,周封黄帝后于此为郐国,名曰新郑。”改为“……古有熊地,黄帝都焉,周封黄帝后于此为郐国”;引唐杜佑《通典·州郡七》:“新郑,汉旧县,春秋郑国,至韩哀侯灭郑,自平阳徙都之。有溱洧二水,祝融之墟,黄帝都于有熊,亦在此地,本郑国之地。”去掉“新郑汉旧县”和郑国、韩国在新郑县建都,说是在密县等。
    四、历代文献记载黄帝故都在新郑,而新密古城寨为郐国城,与黄帝毫不相干。
  关于古城寨的归属以及它与黄帝的关系是问题的关键:
  西汉,《史记·郑世家·集解》:“徐广曰:‘虢在成皋,郐在密县。’”(编按:同书《史记·正义》:“《括地志》云:‘郑州新郑县,本有熊之墟也。’”)
  东汉,郑玄《诗谱》:“桧者,古高辛氏之墟。徐广曰:‘郐在密县东北,不得在外方也。’”(编按:司马彪《续汉书·郡国志》:“河南尹新郑县,古有熊国,黄帝之所都。”)
  西晋,杜预《左传注》:“《左传·僖公三十三年》:‘文夫人敛而葬之郐城之下。杜注:郐城,古郐国,在荥阳密县东北。’”(编按:晋,《帝王世纪》:“黄帝有熊氏,……受国于有熊,居轩辕之丘,故因以为名,又以为号。有熊,今河南新郑是也。”)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卷三十二》:“洧水又东南,溱水注之。洧水又东南经郐城南。徐广曰:‘郐在密县。’”(编按:同书《水经注·卷二十二》:“新郑县,古有熊之墟,黄帝之所都也。”)
  唐,《古今图书集成·舆图汇考三十七·唐(代)十一》:“密,古密国,亦古桧国,左传鲁僖公六年围新密也。又汉旧县,有洧水、郐水。”(编按:唐杜佑《通典》:“新郑,汉旧县,春秋时为郑国,至韩灭郑,自平阳徙都之,有溱洧二水,祝融之墟,黄帝都于有熊也在此地。”)
  宋,罗谧《路史·国名记》:“桧,五帝之世封国,妘姓,一会人,郐也,在河南密县。”(编按:同书《国名记》:“黄帝开国于有熊,今郑之新郑。”)
  宋,《太平寰宇记》:“密县,郐水。《水经注》云:‘潧水出郐城西北鸡络坞下,东南流,世谓之郐水也。’”(编按:同书《太平寰宇记》:“新郑县,黄帝都于有熊即其地。”)
  明,清嘉庆《密县志·山水志》:古郑城(即郐城)引“明王锡爵《左传释地》谓在新密界最为确切。”(编按:明曹学佺《天下名胜志》:“新郑县城内有轩辕丘。”赵田、袁了凡《历史资治纲鉴·五帝纪卷一》:黄帝“国于有熊。有熊地名,今河南新郑县,故号有熊氏。”)
  清,顾祖禹《方舆纪要》:“郐城在密县东北五十里,周郐国也。”(编按:同书《方舆纪要》:“河南开封府新郑县,古有熊地,黄帝都也。”)
  清,乾隆二十九年《大清一统志·卷一百五十》:“郐城在密县东北五十里,接新郑县界。”(编按:乾隆二十九年,新郑县城北关轩辕故里《重修大殿碑记》:“古传,郑邑为轩辕氏旧墟,行在北有轩辕丘遗迹,乃当年故址。”)
  清,嘉庆二十二年《密县志》引《方舆纪要》:“古郐城在县东北五十里,周郐国也。”(编按:同书《密县志》:七圣庙,引《中州杂俎》:“新郑轩辕丘至此四十余里。”同书《密县志》注曰:“有熊,古国名,故址在今河南新郑县。”)
  清,景日珍《说嵩·卷十一》:“郐,妘姓之国,杜预云:‘在密县东北。’”(编按:道光二年《重修新郑县文庙碑记》:“新郑县为轩辕黄帝故都,文明肇启有自来矣。”)
  民国,臧励和《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郐,古国名……在今河南密县东南五十里,接新郑县界。”(编按:同书《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有熊,黄帝之都,即今河南新郑县。”)
    近年来,有极少数学者以有史说轩辕丘在新郑西北,试图将轩辕丘搬迁到密县古城寨所谓郐国城。其实,轩辕丘西北说与密县古城寨没有任何关系。历代绝大多数文献记载轩辕丘“在新郑县境”、“在新郑县城内”或在新郑县城北关等。清乾隆二十九年,新郑县城北关轩辕故里祠《重修大殿碑记》记述黄帝所居轩辕丘就在祠后,至今碑刻尚存。而最早说轩辕丘在新郑县西北的是清乾隆二十九年《大清一统志》。这就是说,在同年同一地区关于轩辕丘的具体地望有两种说法。根据地近者迹真的原则,前者是当地人说当地事,应该说是比较准确的。即使《大清一统志》说轩辕丘在新郑县西北,也不是在密县古城寨。该志在说轩辕丘时,说:“轩辕丘在新郑县西北故城。”说郐国城时,说:“郐城在密县东北五十里,接新郑县界。”史学界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记事原则,即记述某地事物往往以其行政区治所为中心,记述其事物的方位和距离。《大清一统志》将轩辕丘记述在新郑县西北,将郐国城记述在密县东北古城寨,显然轩辕丘和郐国城不在一个行政区内。如果轩辕丘和郐城同在密县古城寨,大清的史学家还不至于糊涂到在同一时期,将同一地点的不同事物分别记述到两个政区内。因此,那种以《大清一统志》等记述轩辕丘在新郑西北,就是在密县古城寨郐国城的说法是不能成立的。至于《大清一统志》所说轩辕丘在新郑西北的何处,著名古史专家钱穆的《史记地名考》(1968年)、炎黄文化专家何光岳的《炎黄源流史》(1992年)、台湾著名考古学家、金石学家张光远的《从考古展现黄帝时代的中国文明》(1998年)等皆有考证,在新郑境内而不是在密县。
  同一时期或同书资料表明,新密市古城寨郐国城在新密,而黄帝故都、轩辕丘在新郑。古城寨与黄帝毫不相干。
  综上所述,以“历史上曾为新郑管辖”搬迁轩辕丘和黄帝故都是没有历史依据。
  五、黄帝是中华古代文明形成的象征。而新密古城寨古城距今约4000多年,将它说成是黄帝故都,中国人民不会接受这项成果。
  近几十年的考古资料表明,中国的古代文明形成至少有5000多年,而黄帝就是这5000年文明形成的象征。苏秉琦教授从世界的角度,从理论与实践的角度,从宏观的角度勾画出中国古代史的基本框架和脉络,高度概括为:“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上万年的文明起步,五千年的古国,两千年的中华一统实体,这就是我国历史的基本国情。”○20八九千年前的裴李岗文化就是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步文化,裴李岗居民率先实现农业革命,跨入古代文明的门槛;五千多年前的仰韶、大溪、崧泽、大汶口、红山、良诸、屈家岭等文化,绝大多数史学家、考古学家认为是黄帝时代,已形成文明,出现“五千年古国”。如今有人采用实用主义将龙山晚期城定为黄帝故都,则中国古代文明的形成至多4000多年,要比埃及、巴比伦文明晚2000年,比印度文明晚1000多年。这项“成果”中国学术界不会为之欢呼,中国人民也不会接受。
  总之,说新密古城寨古城是黄帝故都,不仅没有任何历史文献根据,所说考古学文化根据也是错误的。
    注释:
  ①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河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新郑县人民政府《黄帝故里——新郑》,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年9月版。
  ②○11○14刘文学《华夏源》,天马出版社,2000年8月版。
  ③⑤李学勤《拥篲集·刘文学<黄帝故里文献录>序》,三秦出版社,2000年10月版。
  ④赵国鼎《始祖山八千年文化史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8年4月版。
  ⑥薛文灿《新郑县文物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3年4月版。
  ⑦⑧⑨河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炎黄颂》,中国经济文化出版社,2003年11月版。
  ⑩葛云生《文明从这里起步——郑州历史文物揽胜》,郑州市文化(文物管理)局,2003年10月版。
  ○12许顺湛《许顺湛考古论集》,中州古籍出版社,2001年8月版。
  ○13张光远《从考古展现黄帝时代的中国文明》载于《故宫文物》1998年第16卷第5期。文中说:“在黄帝都邑有熊(新郑)附近的黄河中游地区,有洛阳的王湾二期文化。……庙底沟的二期文化,年代下限在西元前2800年左右,与王湾二期文化及黄帝时代约相当。”
  ○15李民《夏文化》,中州古籍出版社,1980年10月版。
  ○16刘文学《黄帝故里文献录》,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版。
  ○17刘文学《纠正溱水讹误廓清历史迷团》,载于《中州今古》2002年第1期。
  ○18新密市炎黄文化研究会《溱洧文化》2001年第1期。
  ○19郑州市城市科学研究会古都课题研究组《启封郑州灿烂的古代文明》载于《郑州日报》2003年12月25日第10版。
  ○20《苏秉琦教授访谈录》载于《东南文化》1991年第1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办: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备案序号:豫ICP备050244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