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您当前的位置 :河南概况 > 厚重河南 > 第四辑 正文
 
淮河之水桐柏来
河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henan.gov.cn   2006年08月11日   来源: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作为与长江、黄河、济水并称"四渎"的淮河,曾养育了老子庄子孔子孟子墨子管子等济济的人才,也催生了东京开封的绝世繁华。但黄河夺淮700年,又把中华民族拖入了一场噩梦,给淮河儿女带来了旷世灾难。在淮河的源头,桐柏成了历史的见证。康熙题写的古碑也好,说桐柏方言的孙悟空也好,无不彰显着桐柏淮河源文化的厚重。

  "淮南淮北"的"灵渎安澜"

  在开封第一师范学校的厕所内,男生的"大水"意外地"浇"出了被封存于古墙之内的、康熙皇帝为河南数家名胜题写的匾额刻石,桐柏淮渎庙的"灵渎安澜"也由此重见天日。

  对于"灵渎安澜"碑,桐柏想要,开封想留。协商后,开封复制一通,送给了桐柏。复制的"灵渎安澜"碑在桐柏享尽尊荣,而开封的"灵渎安澜"碑前却长满荒草。这似乎应验着一句古话: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匾额丢失

  3米多宽、将近1米来高的"灵渎安澜"匾额(独流入海的江河谓之"渎",古时候,淮河与长江、黄河、济水并称为"四渎"),闪着金光,歪斜在桐柏县淮源祠大殿的门楣上尚未悬挂停当,投资500多万元的淮源祠修复工程正在紧张的进行中。

  2003年7月22日,小雨中的淮源祠工地热火朝天,再过两个多月,也就是9月28日,桐柏县人民政府、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举办的首届中国·桐柏淮河源文化旅游节将在该县举行。这将是桐柏县累计投入近亿元资金于去年建成"淮河源国家级森林公园"后,打响的淮源文化旅游品牌的第一枪。

  淮源风光如画,这在1979年黄健中执导、陈冲主演的根据当时深受欢迎的长篇小说《桐柏英雄》改编的电影《小花》中,已绽放得淋漓尽致。在当时,《小花》形成的冲击波与《少林寺》、《庐山恋》相较,当在伯仲之间。但出人意料的是,少林寺、庐山借势而为,一时成为旅游热点,桐柏山却淹没在李谷一一唱三叹的"妹妹找哥泪花流"中。

  桐柏人在与《小花》擦肩而过后,把目光投向了深邃的历史--淮河源文化。淮河向有"坏河"之称,如此看来,淮河源文化的灵魂无疑是"灵渎安澜",何况在首届中国·桐柏淮河源文化旅游节举办之前,当年夏天淮河又一次泛滥成灾。

  "灵渎安澜"是康熙为桐柏淮渎庙书写的匾额,它如同毛泽东"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题词一样,承载着淮河儿女对淮河的无限期盼。康熙三十三年"钦颁御书灵渎安澜匾额",派遣礼部员外郎、内阁中书到淮渎庙祭祀,这在乾隆十八年版的《桐柏县志》中写得很清楚,但后来"灵渎安澜"不知怎的,在桐柏消失了。在桐柏,关于它最流行的说法是"灵渎安澜"被日本人偷走了。因为上世纪4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曾数次攻占桐柏,"这事不是他们干的,还能有谁"?为寻"灵渎安澜",桐柏人找得"泪花流"!

  -碑刻惊现

  满头白发却神采飞扬的曾广勋,今年79岁,曾任桐柏县文化馆馆员,讲到20多年前"灵渎安澜"的"失而复得",犹如说着昨天的故事。

  1980年初,开封一个搞文物的朋友写信给曾广勋说,开封的群众在挖土时,挖出了几块康熙御碑,其中一通"灵渎安澜",好像是桐柏的。当年冬,曾广勋和桐柏县文化局局长陈鸣生前往开封调查此事,发现"灵渎安澜"碑竟镶嵌在开封第一师范学校女厕所内的墙上。那是一个雪天,曾广勋和陈鸣生两个大男人在女厕所的门口蹲了半天,发现无人出入后,就大喊几声,拿着从朋友那儿借来的纸和墨,匆忙进了厕所。为防止意外,陈看了一眼厕所墙壁上的"灵渎安澜"碑,就又赶忙出去"看门",由曾一人手忙脚乱地拓了个片子(如今该拓片还被曾珍藏着)。之后,他们拿着拓片,至郑州找到省文物局,表达了想要回该碑的意向。省文物局让他们与当地协商。但开封人认为,该碑不是日本人运到开封的"赃物",只是当年把碑刻好后,没有及时运往桐柏而留存在开封罢了。

  此事一搁置就是10多年。1996年11月,时任桐柏县常务副县长的刘佳勤找到桐柏老乡、时任开封市市长的梁绪兴,再次表达了想把"灵渎安澜"碑运到桐柏的愿望,但经多方协调,还是不行。"梁绪兴老家是桐柏的,还在桐柏当过副县长,而当时他又是开封市的市长,这事一下子成了他的家务事,难断呀!"当时参与此事的桐柏县文化局副局长杜元玺对记者说,"在一次协调会上,梁绪兴问开封市文化局局长:'复制一个可以吗?'局长说:'好呀,但钱怎么办?'梁说:'给你10万元,够吗?'局长连声说:'够了够了!'"杜元玺说,"要不是梁书记(梁后任开封市委书记),我们复制,也得掏钱!"

  1998年10月,杜元玺一行开着一辆日本尼桑客货车到开封运那复制的"灵渎安澜"碑。"告别梁书记后,还没出开封,车就开始漏机油,修了一下,我们就继续开。一路400多公里,安然无事,偏偏到了淮渎祠前,车一下子就不走了,再开也开不动了。"后来,只好找来几个人,把它抬到了祠内。

  如今,复制的"灵渎安澜"碑陈列在淮渎祠的碑廊里,碑前草坪茵茵,它的面前,就是千里淮河的发源地——淮井。(图1)

  在开封,"灵渎安澜"碑也走出厕所,成了"开封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它的面前,荒草长了一人高,除了开封市文物处的人还惦记着它外,很少人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在桐柏,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这样告诉你:"'灵渎安澜'碑被日本人偷到了开封,1945年,他们投降了,没来得及运往日本,就挖个坑埋了。"问到谁看到日本人偷了,他们的回答也惊人相似:"都这么说,好像是推测的。"

  -追古之叹

  桐柏人的"耿耿于怀"与开封人的"漠不关心",让记者想起了一个古老的故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言者何?水土异也。"

  在中国历史上,历代帝王为祈福消灾,对淮河之神崇奉有加,由东渎大淮之神封到长源公、长源王,而淮渎庙则是古代帝王遣官祭淮的地方。现淮渎庙位于桐柏县一高院内,庙宇按王侯规模予以修建,殿堂、楼、台、亭、阁及显示其崇高权威的饰物如石狮、水兽、旗杆、华表等,应有尽有。每年春秋,朝廷钦差前来祭淮,在淮渎庙前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三拜九叩,方可入庙,而一般随员,则要匍匐前行。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亲自撰文,刻巨碑立于庙内;清康熙御书"灵渎安澜"致祭;雍正书"惠济河漕"赐庙……

  但1936年,有着526间房子的淮渎庙被改为学校后,这一切都慢慢地随风而逝了。如今,记者在桐柏县一高淮渎庙遗址看到,古碑卧倒于地,很多碑文被磨掉,房子荡然无存,只有用旧砖石在原来的大殿上重新垒起的几间简易房,在无声地诉说着淮渎庙曾有的荣耀。(图4)

  历史被割断了。今天的桐柏人重拾历史时,也只好在桐柏县一高淮渎庙旧址10多公里外的地方修复淮源祠。好在这里是淮源,是秦代祭淮的地方,还是宋之前老淮渎庙的所在。

  开封发现"灵渎安澜"碑的地方,从前是文庙与学宫,现在是开封教育学院的所在地。早在上世纪70年代,这儿的古建筑就几乎无存了,而遗留下来的一面大殿的后墙被"古为今用",一面盖起厕所,一面盖了民房。1979年,藏在墙内的康熙书写的6通御碑,被男生的"大水"浇出,重见天日,后出于"保护"目的,学校把男厕改为了女厕。10年后,在修复仅存的学宫棂星门时,开封市文物处在该门旁的墙上做了个碑廊,康熙御碑终于有了个容身的地方。

  开封市文物处刘处长对记者说:"康熙御书分别是康熙三十三年、三十七年颁至河南,刻石于学宫的。'功存河洛'匾悬于开封禹王台,'灵渎安澜'匾悬于桐柏淮渎庙,'嵩高峻极'匾悬于登封中岳庙等。如今,康熙为河南的几个名胜题写的这些匾额,在原地大都残失,这批意外保存下来的石刻非常珍贵。"(图2)

  诚如斯也。在桐柏,雍正书写的"惠济河漕",再也找不到踪影了。

  孙悟空缘何说咱河南话

  桐柏的宝贝,"跑"到开封的,有"灵渎安澜";"跑"到江苏的,有孙悟空和他的花果山。在吴承恩的小说《西游记》中,唐僧虽被说成江苏海州人,但他的原型是咱河南偃师人玄奘,此乃妇孺共知。

  但孙悟空的原型是谁?最先提出这个命题的,是鲁迅和胡适。鲁迅在1922年致胡适的信中说:"盖元时盛行此(巫支祁)故事,作《西游》者或亦受此事影响。"

  巫支祁又是谁?淮河水神也。在《中国小说史略》里,鲁迅更明确提出:"明吴承恩演《西游记》,又移其(巫支祁)神变奋迅之状于孙悟空","淮河水神巫支祁就是孙悟空的原型"。

  但巫支祁家在何方?

  -老孙称"俺"

  细雨霏霏,浓雾重重,小河弯弯,波澜不惊--2003年7月,在全国上下都把目光聚焦于淮河中下游的滔天洪水时,桐柏县这个淮河源头是没有什么关注度的。

  但并非所有人都不再记得这安澜着的"淮源"。顶着细雨,10多个淮河下游的安徽人把淮源祠看得分外仔细。淮源所在地桐柏县在今日河南人的眼里,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普通小县,但在古代,桐柏人却享有淮河中下游人民艳羡不已的崇高地位--桐柏人在回答他们"家住哪儿"的提问时,可以直陈"贵县桐柏"。

  淮河发源于桐柏山太白顶下的淮井--"淮井,淮河之源,自胎簪山伏流数十里涌出三泉,因浚为井,名曰淮井"。站在淮井之旁,听淮源祠的导游小姐说那淮河水神巫支祁大战禹王的故事,言其"形若猿猴,缩鼻高额,青躯白首,金目雪牙,颈伸百尺,力逾九象,搏击腾踔疾奔,轻利倏忽"。当然,这一切的铺垫都是为了这么一句话--"看,巫支祁与孙悟空何其相似!"

  作为河南人,我当然愿意在自己的脸上贴些陈旧的金粉,相信鲁迅先生说的话--"淮河水神巫支祁就是孙悟空的原型"。何况安徽人也在一旁忙不迭地帮腔:"我看孙悟空就是你们河南人,电视里(电视剧《西游记》)孙悟空动不动就说'俺老孙去也!''妖怪休走!吃俺老孙一棒!'我们那儿可不这么说。"小说里"老孙"的河南话不用多说,就是京剧里,孙悟空还是改不了他的河南腔,一口一个"俺老孙"这"俺老孙"那的。 "老孙"为啥老称"俺"?这还得从头道来。

  相传大禹治淮时,巫支祁兴风作浪,与其作对。禹统大军挺进桐柏山亲征巫支祁,巫率10万山精水怪"惊风走雷,石号木鸣",与之激战。禹"功不能兴",遂召集百灵参战。仍不胜,后授命太阳神的儿子庚辰征战巫支祁。庚辰靠定水神针将巫支祁拿住,用铁链将其锁于淮井之中。(图3)这流传数千年的"禹王锁蛟"的故事,是否有些"大闹天宫"味道?

  据说,巫支祁被锁淮井时问庚辰:"何时能够出来?"庚辰答:"看到井上的石栏杆开花,就可出来了。"清代,两个官员路过此地,因天热,就顺手脱帽,把其置于淮井的栏杆上,巫支祁看到"石头开花"后,"夺井而出",不知所终。

  吴承恩是江苏淮安人,淮安系"淮尾",他又是如何借得"淮源"巫支祁的神话故事,把其移植到孙悟空的身上?

  《西游记》是吴承恩晚年写就的,却倾注了其毕生的心血。小时候,吴承恩就有好听奇闻的习性,在读私塾时,经常瞒着父亲和老师,偷偷阅读"野言稗史"。向"书本"学习巫支祁的神话故事,无疑是一个途径。

  去年年初,新野县一名文史研究者在古旧书市上意外发现《清·康熙五十一年新野县志》,可谓石破天惊。据该志记载:"吴承恩在明(代)嘉(靖)三十五至三十六年(公元1556至1557年)任新野县知县。"《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是否做过新野知县?从《清·康熙五十一年新野县志》出发,该县文史人员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了考证:一、姓名方面:参阅《古今同姓名大辞典》,未见两个吴承恩之说;二、学历方面:参阅《中国文学史》,吴承恩系公元1544年贡生,与县志记载相同;三、任职方面:参阅《辞海》,吴承恩系"嘉靖朱隆庆初任浙江长兴县丞",为公元1558至公元1564年左右,而在新野任职时间系公元1556至公元1557年,两段时间前后衔接;四、《西游记》创作方面:新野是"猴艺之乡",吴承恩在新野做知县耳濡目染过猴艺,因而塑造出来的孙悟空形象贴近生活,且小说中的大量俚语借用了新野方言。

  与此同时,经营桐柏淮源水帘洞景区的盛世公司董事长赵嗣聪也"顺势而为",说吴承恩在新野任县令时,当会多次到淮源观光,桐柏山的水帘洞、花果山、通天河、太白顶、桃花洞、放马场、流沙河等景点均与《西游记》中的描述相吻合;巫支祁"形若猿猴,缩鼻高额,青躯白首,金目雪牙,颈伸百尺,力逾九象……"正是孙悟空形象的逼真描绘,而桐柏山主峰太白顶东边儿紧靠旅游胜地花果山,据考证这座山就是巫支祁出生的地方。(图7)

  -"家"在淮源

  为什么说巫支祁出生在淮源的花果山?"《山海经》、《吕氏春秋》等认定巫支祁是淮水怪,《楚辞》等认定其为淮涡水神(涡河发源于荥阳,系淮河的支流)。大禹治水一般是在下游掘地泄洪,但按此经验治理淮河,洪水却更加泛滥。仙人(九尾白狐)对禹说,'治淮必须先治妖,否则无法治淮',故大禹才专程到桐柏山的淮源,与巫支祁展开决战(《太平广记·李汤》)。巫支祁为什么不在淮河中游的大别山以及下游的淮泗平原迎战大禹?这只能说,桐柏山是巫支祁的巢穴,他的家乡。"淮源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刘剑对记者说,"另外,从巫支祁异变为孙悟空的线索上去看,他的家乡也在桐柏。南宋时期传世的《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中,出现了一个毛遂自荐、愿保唐僧西天取经的猴行者,自称是花果山紫云洞的猕猴王。此时,他仅是猴行者,并出生在花果山,还不是孙悟空。后在元末明初出现的《西游记评话》中,这个猴行者已变为孙悟空,且出生在花果山水帘洞。随后,吴承恩的《西游记》以及元明一些杂剧,都把孙悟空的出生地锁定在花果山。孙悟空是巫支祁的异变人物,故孙氏的出生地应为巫氏的出生地,孙悟空的老家当在淮源桐柏。"

  那么,这个神话中的花果山是否真实存在?答案是肯定的。一是吴承恩自己曾坦言:"吾书名为志怪,盖不专明鬼,时纪人间变异,亦微有鉴戒寓焉。"《西游记》"幻中有真","无一事不奇,无一事不真"。据此,花果山也应是"幻中有真"的人间实景。

  据考证,吴承恩在著《西游记》的前二十年,去过连云港的云台山,此山有花有果,又有个其貌不扬的水帘洞,因靠近大海,故许多人认为"云台花果山较为可信"。但据全面考证,《西游记》中的花果山、水帘洞应在豫南桐柏山中。因为此山的山势、诸多实景及悠久的历史记载等都与《西游记》惊人地雷同,云台花果山有玉女峰,却无"通天河",而淮源花果山不但紧依玉女峰(太白顶的别名),更有长年喧哗的通天河(水帘洞瀑布的源流),正好是"上接玉女,下连天河",与《西游记》丝丝入扣。

  《西游记》的基本方言色彩是淮安话,但也有不少桐柏方言俚语,如爬碴(乱蹬乱爬)、风发(重感冒)、骨鲁(摔跤)、肉头老儿(戴了绿帽的人)、烂板凳(游手好闲者坐在凳上拉闲话)等,还有许多桐柏地区的哲理性俗语,如"尿泡虽大无斤两,秤砣虽小压千斤"、"放屁也能添风"、"得胜的猫儿欢似虎"等。淮源有些俗言在吴承恩的家乡淮安一带听不到;而淮安的方言在淮源也没人听得懂。淮源方言俗语在《西游记》中大量出现,不但证实了吴承恩确曾在淮源游览、采风或短期居住过,而且说明淮源俗文学为《西游记》注入了丰实的营养。以此观之,吴承恩让源出河南的孙悟空说咱河南话,也就顺理成章了。

  无巧不成书。就在新野发现《清·康熙五十一年新野县志》,说"吴承恩在明(代)嘉(靖)三十五至三十六年任新野县知县"后,安徽《桐城县志》上又发现了一个新"吴承恩",这儿暂且称其为"桐城吴承恩"。"桐城吴承恩"与"山阳吴承恩"一样,也是贡生,也是明嘉靖年间人,而有关他们的记载,都没有提及曾"任新野县知县"。

  一切都那么迷离,犹如唐以前的"淮安"在淮源(桐柏县曾称淮安县、曾属淮安府),宋之后乃至今日的"淮安"在淮尾;犹如桐柏的花果山水帘洞,吴承恩之后竟跑到了连云港;犹如锁在淮源之井的巫支祁,到了明代却流淌在淮尾人吴承恩的笔下,并摇身一变成了孙悟空;犹如唐僧,他的原型明明是咱河南偃师人玄奘,却被吴承恩说成是江苏海州人……

  从淮源流淌到淮尾的,不只是水,还有历史与文化,还有巫支祁与孙悟空。

  血为淮渎泪满淮河

  孙悟空大闹天宫张扬的是中华民族的个性解放,而淮河与黄河之间长达700年的"战争",书写的则是人类罕有的灾难。

  -碑的历险

  淮源碑上镌刻的"淮源"二字"朴中藏秀,拙中见巧",它成了淮源乃至整个淮河的标志,除了毛泽东的"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几乎没有比它更知名的了,甚至康熙的"灵渎安澜"也难以与之相抗衡。(图5)

  但这个宝贝却在"文化大革命"中险遭不测。

  上世纪70年代初,已被"打翻在地"的河南省水利厅原厅长杨甫从信阳赶往南阳路过桐柏途中,在吉普车上看到他所熟悉的、本应在淮源祠淮井之旁的淮源碑却躺在公路边。经了解,原来淮源村(又称固庙村)一年轻人觉得那么大一块碑,且是大理石材质的,竖在那儿也没啥用,倒不如盖房子当个地基什么的。于是,他找来几个小伙子,把淮源碑放倒就往家里抬。抬了几十米,抬得满头大汗也抬得正在兴头之时,当地的一位文化人、小学教师曾广勋与这群年轻人"不期而遇"。曾广勋当然知道淮源碑的价值,但对这些没有多少文化的年轻人,讲大道理自然是没用的,也是讲不通的。"他们正鼓着一口气抬,我把他们的气泄掉,也许比讲大道理要管用。"曾广勋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道,"我当时对那几个年轻人说:'孩子们,累不累呀!'有人答'累死了!''那抬它干啥?''盖房子呀!''嗨,哪里没有石头呀,非用它?大理石的,不结实;白色的,也不好看!那么大个,又沉!'"这么一说,还真的有效果。毕竟一块碑不能人人用,人家让抬不好意思不出力,曾广勋搭了个台阶,果然有人急着下。"气这么一泄,他们把淮源碑撂在了公路旁,后来被杨厅长看到了"。

  "孩子盖房,给他几个钱不就行了!"杨甫了解情况后,找到桐柏县水利局,让有关同志把淮源碑复位。当时,有人认为杨已是被打倒的人,不用听他的;也有人认为,人家虽被打倒了,但说的是个理呀!这碑,一旦弄坏,想再弄好,可就不容易了。

  "杨厅长到了南阳后,对淮源碑还是放心不下,又打来电话问情况;回到郑州后,还在牵挂着淮源碑,又写来一封长信。"曾广勋说,"这时,我已经到县文化馆上班,淮源碑复位的工作我也能管了。于是,我找到那几个年轻人,对他们说,给我抬回去,给你们18块钱。"后来,这18块钱,在县水利局报了。"不是我们不能报,因为那儿是水利局的地盘!这也是他们厅长安排的活儿!"曾说。

  这就是那个时代的"逻辑"。要是现在,谁敢动淮源碑,不把你押在大牢才怪。

  -淮河血脉

  在江、河、淮、济四渎中,长江、黄河的源头在遥远的青藏高原,历史上虽然对其多有记载,但真正认识它们,却是1949年之后的事情。

  有关黄河源的最早记载,是《尚书·禹贡》中所说的"导河积石,至于龙门",但"积石"不过在今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附近,距河源尚有相当的距离。1952年黄委会组织黄河河源查勘队,历时4个月,才确认黄河正源为玛曲;1985年,黄委会在玛曲竖立了河源标志。对长江源的认识更晚。"岷山导江,东别为沱",是《尚书·禹贡》中对长江之源的大胆揣测,《荀子·子道篇》说得更直截了当,"江出于岷山"。1976年、1978年,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为"正本清源",两度组织江源调查队,确认长江的最初源头在唐古拉山主峰各拉丹东雪山的西南侧。济水发源于济源,后因济水被黄河"吃掉",它渐渐为我们所忘却,只在中国的大地上留下了济源、济宁、济阳、济南等城市的名字。

  与江、河、济三渎相比,《尚书·禹贡》不但载有"(禹)导淮于桐柏",指出桐柏淮井乃淮河之源,且清康熙年间就将镌刻着"淮源"二字的淮源碑立于淮井之旁,它实乃中国人认知自己的大江大河的起点,从这个意义上说,淮源碑能保存下来,可谓江河之幸、民族之幸、中国之幸。

  "盘古开天地,血为淮渎。"桐柏有盘古山、盘古庙、盘古洞、盘古斧、盘古墓等天下奇观,许多神话学家认为"盘古开天在桐柏",从这个意义上讲,淮河里流淌的是中华民族的血。而淮河的血泪史,则是从江、河、淮、济"四渎大战"开始的,而"四渎大战"的惨烈,是人类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都没法相比的。

  "四渎大战"的主角是黄河,受害者是淮河。

  -淮河清泪

  黄河冲过郑州进入平原后,泥沙迅速沉积成为"地上河",时常决溢泛滥、寻找新的入海通道。它宛如一把巨大无朋的扫帚,席卷西起郑州、北抵天津、南达江淮,纵横25万平方公里的黄淮海大平原。在周定王五年(公元前602年)至南宋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1700多年间,黄河大都在现行河道以北地区来回迁徙,侵袭着海河水系流入大海;公元1128年至公元1855年的700多年间,黄河的改道摆动,则来了个"乾坤大腾挪",在现行河道以南地区滚来滚去,侵袭淮河水系流入大海;公元1855年,黄河在河南兰考东坝头决口后,改走现行河道,夺济水入海,济水被黄河无情地"吃"掉了。

  在黄河侵占淮河之前亦即它北侵海河的日子里,淮河流域"本是个好地方",这儿人才辈出,走出了老子庄子(涡河之畔)、孔子孟子(泗水之畔)、墨子管子(颍水之畔),站起了刘邦、曹操,还养育了东京开封的绝世繁华。但南宋建炎二年冬,东京留守杜充"决黄河以阻金兵",决口以下,河水东流,汇入泗水,经泗水南流,夺淮河注入黄海;南宋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蒙古军"决黄河以灌宋军",黄河汇入涡河入淮;明洪武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黄河决口,主流汇入颍河在安徽颍上入淮。

  黄河侵占哪个河道,哪个河道就淤积抬高,洪水不能流入大海,泛滥成灾势成必然。黄河北侵海河时,灾难似乎还小一些,这缘于北方的降雨量比南方要小一些。黄河侵淮,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是旷世大难,摧毁的是淮河流域灿烂文化,以至于今天,我们还不能彻底走出这个噩梦。黄河700年夺淮,彻底改变了原来淮河流域的自然环境与水系结构,让淮河流域形成淮源地区高、淮尾地区高、中间地区低的畸态,洪泽湖诞生了,淮河夺江入海了,人间惨剧出现了,淮河流域落后了--

  "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大户人家卖骡马,小户人家卖儿郎;奴家没有儿郎卖,身背花鼓走四方。"

  这无限悲凉的小调,唱的是淮河儿女的血泪,但把这一血泪情仇记在朱元璋的身上却是不公正的,因为造成淮河儿女苦难的原因是黄河夺淮700年。黄河夺淮,表象上看,侵夺的是淮河儿女积累的物资,实质上,摧毁的是淮河儿女赖以生存的老家,时代从而让他们成了"身背花鼓走四方"的中国的吉普赛人。

  黄河夺淮,彻底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地理。(图8)淮河水系的混乱,让开封失去了它赖以成为京都的发达水系,南北大运河也时塞时疏。至元代,海运成了维系北京生存的大动脉,江浙70%以上的物资从海上运抵天津,再走运河运抵北京。在中国的历史中心由黄河流域转向淮河流域的过程中,黄淮之滨的东京繁华犹如昙花一现,迅速被黄河夺淮的大水所淹没。开封"成也水,败也水",它的梦华,全都写在《清明上河图》上,它因发达的淮河水系而迅速崛起,也因黄河夺淮导致淮河水系大乱而迅速衰败下去,在中国,我们再也找不到一个如此"其兴也勃,其衰也忽"的首都之城了。

  从这个意义上看,康熙御碑"灵渎安澜""镇守"开封,别有一番滋味。

  新中国刚刚成立的1949年、1950年,淮河连年发大水,毛泽东发出"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之后,淮河入江水道、苏北灌溉总渠、淮河入海水道、分淮入沂水道等4条泄洪通道得以修建。2003年7月4日晚,根据国家防总的指令,江苏提前启用刚于6月28日建成的淮河入海水道,分泄洪泽湖洪水,泄洪流量每秒1000立方米,7月9日,又将泄洪流量加大到每秒1500立方米。

  渎不入海,是为"渎职"。在新中国,不死的淮河再次流入了浩瀚的大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办: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备案序号:豫ICP备050244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