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您当前的位置 :河南概况 > 厚重河南 > 第二辑 正文
 
广武风传百战声
河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henan.gov.cn   2006年08月11日   来源: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瑟瑟黄草间是蜿蜒的小道,脚底感到土地的松软。向北至断壁前豁然开朗,深秋的黄河从西北画一个大大的弧线在壁下约三十米处横过。对面滩地散动着四五匹马和陪伴马的人,天地太大了,看去就是画国画者所谓“分人寸马”。四周静得听见风吹枯草的簌簌声,抬脚踢起块土坷垃哗啦啦穿过灌木丛掉下,三只鹞鹰从壁间急速翔起,盘旋出几分动感。顺断壁西行十多米,一道深沟北口朝黄河张开,向南没入层层叠叠山岭之中。

  这就是鸿沟了。两千二百零五年前那个深秋,当时的楚王项羽和汉王刘邦统率各自的军队隔沟对峙,立约以此为界东楚西汉两分天下;而后刘邦在谋士张良策划下很快就“撕毁协议”,挥师跨越鸿沟攻楚,不到一年就将“四面楚歌”、“十面埋伏”、“霸王别姬”等词语流传千年到如今,让“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落得个“自刎乌江”。作为楚汉相争转折点的历史坐标,鸿沟是四百年汉帝国的一块基石,踏着成百万人的尸骨,刘邦登上了汉高祖的皇帝坐席。

  而今,鸿沟无声地铺展在郑州荥阳的广武山下,化为中国象棋棋盘中间那窄窄的一道“楚河汉界”。迎着西斜的太阳望到沟对岸,两千年风雨剥蚀的汉王城故垒参差与山岭浑然交融,有森森然之气;回首霸王城头,一匹据说重二十吨的铁铸战马奋鬃扬蹄向着黄河作嘶鸣状,基座上残戈断箭浮雕锈迹斑斑。

  为我们带路的七旬老汉在开有野菊花的土坎下面无表情地等着……

  驾车飞鸿沟英雄的气概或是观念的悲哀

  2000多年前的汉刘邦“不顾诚信”提兵跨越鸿沟,使得多有后人论其为“流氓政治家”;而项羽悲壮(情)的“英雄”形象则一步步完善起来,即使失败也谓之“失败的英雄”。而“鸿沟”也随同这两个历史风云人物远去的背影,逐渐凝结为文化基因的一个点。他们也始料不及在20世纪末,一位农民企业家再使作为实体的鸿沟声名风传,其“借势”的支撑点还是当年的刘、项。

  站在暮色中的“太公亭”平台上,南侧顺坡而下一道两米来宽百米多长的水泥路面,中断在距沟沿顶端20多米处,照应着这水泥路,在沟底两侧砌有数米高的护墙,如此,它们在鸿沟中也显得体量很小,两个钢筋焊接的架子标示着寂寞的孤独。“唉!热闹了不几天,说是要飞越,后来又不听吭气了。有两年了吧。”宋老汉向我们感慨。

  权威性的词典在“鸿沟”条中有这样的话:古运河名,约战国魏惠王十年(公元前360年)开凿。故道自今河南荥阳北引黄河水……楚汉相争时曾划鸿沟为界。今称界限分明为“划若鸿沟”,即出于此。引申义:不可逾越。

  不可逾越?这位农民企业家却生出了飞越这道鸿沟的大胆设想。

  那年有个叫柯受良的著名特技演员开着摩托车、小汽车飞了长城、飞了黄河壶口,一下子引发了一派“飞”的热潮。开着汽车飞,骑着摩托飞,还要蹬着自行车飞……飞来飞去,有飞出了名的,有飞出了利的,有飞出了唉声叹气的,有飞出了心疼肝颤2000多年前的汉刘邦“不顾诚信”提兵跨越鸿沟,使得多有后人论其为“流氓政治家”;而项羽悲壮(情)的“英雄”形象则一步步完善起来,即使失败也谓之“失败的英雄”。而“鸿沟”也随同这两个历史风云人物远去的背影,逐渐凝结为文化基因的一个点。他们也始料不及在20世纪末,一位农民企业家再使作为实体的鸿沟声名风传,其“借势”的支撑点还是当年的刘、项。

  站在暮色中的“太公亭”平台上,南侧顺坡而下一道两米来宽百米多长的水泥路面,中断在距沟沿顶端20多米处,照应着这水泥路,在沟底两侧砌有数米高的护墙,如此,它们在鸿沟中也显得体量很小,两个钢筋焊接的架子标示着寂寞的孤独。“唉!热闹了不几天,说是要飞越,后来又不听吭气了。有两年了吧。”宋老汉向我们感慨。

  权威性的词典在“鸿沟”条中有这样的话:古运河名,约战国魏惠王十年(公元前360年)开凿。故道自今河南荥阳北引黄河水……楚汉相争时曾划鸿沟为界。今称界限分明为“划若鸿沟”,即出于此。引申义:不可逾越。

  不可逾越?这位农民企业家却生出了飞越这道鸿沟的大胆设想。

  那年有个叫柯受良的著名特技演员开着摩托车、小汽车飞了长城、飞了黄河壶口,一下子引发了一派“飞”的热潮。开着汽车飞,骑着摩托飞,还要蹬着自行车飞……飞来飞去,有飞出了名的,有飞出了利的,有飞出了唉声叹气的,有飞出了心疼肝颤的……飞出了多少是是非非,多少恩恩怨怨。

  这位叫张万仓的郑州市邙山区老鸦陈村的汉子不忿了。我们有鸿沟,历史上那么有名。可现在连下象棋的许多名家,都不知道他们天天面对的棋盘上那“楚河汉界”就是咱这鸿沟。鸿沟的名字沉寂得太久了。

  或许飞越鸿沟更具象征意义。千百年来,“鸿沟”始终与“不可逾越”联系在一起。飞越了“鸿沟”,还有什么办不到呢?消息传出,不少郑州百姓也发出疑问:鸿沟在哪里?

  1999年,“河南豫威鸿沟女子汽车飞险队”把世人关注的目光牵引过来,3个农家少女陈丽、陈静、陈红颜将驾驶汽车飞越鸿沟。随着各级多家媒体的报道,很多人开始知道:鸿沟位于荥阳市西北,距郑州市区20多公里,这里就是象棋盘上“楚河汉界”的由来。这条深沟北接黄河,向南延伸,最宽处近400米,最深处有60多米,地势十分险要。

  张万仓在本村选拔出陈丽等3个19岁少女为车手,凭着一辆改装过的丰田3.0跑车,开始了他们飞越鸿沟的梦想。飞越地点定在荥阳市广武镇霸王城村的月牙岭对讲台,那里沟的宽度和深度都在60多米,除去跑道和跳台,飞越跨度将达到43米。各种报道见于国内外媒体。推土机开进山里,开始修建飞越跑道。然而,由于经费和运作方面的种种原因,飞越鸿沟的计划最终“泡汤”了。喧嚣一时的鸿沟重新归于平名的寂。

  在张万仓的家里,那块“河南豫威鸿沟女子汽车飞险队”的木牌还靠墙搁着。伸手摸了一把,手掌便沾满了灰尘。在张万仓满是沧桑的脸上,颇有楚霸王“时不利兮骓不逝”的苍凉。至今他对飞越计划搁浅依然非常遗憾。这个在改革开放中先富起来的农民为筹备那次飞越付出了40万元的代价,以致在他女儿考上大学的时候无力支付学费而不得不向人借债,那辆心爱的跑车也在心灰意懒中以两万多元的价格变卖。3个如花年龄的少女车手也各奔前程,相隔千里。

  张万仓始终不明白,飞越鸿沟的草草收场,究竟是他的悲哀,还是飞越本身的悲哀;究竟是鸿沟不可逾越,还是观念不可逾越。“我不是为了挣钱,也不是为了自己扬名。这鸿沟在咱这儿,就是咱们郑州的一大财富,我是不忍心看它无声无息下去呀!”

  修了多半、坡度三十多度的跑道撂在了山岭中(如上图),推土机推开的黄土已然长满杂草。有件事可能令张万仓们始料未及,媒体对“飞越鸿沟”的集中报道多少提升了鸿沟的社会知名度,也唤醒了当地村民的经济意识。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村民们突然发现,这片不起眼的黄土山岭,原来是块“风水宝地”。

  当背后黄河游览区的气垫船轰然闯进黄河滩,站在霸王城头的村民居高临下,看着观光者朝圣般地拥进鸿沟,他们在观念的“鸿沟”开始了跨越,伸手与机遇相握。

  张万仓硬是要留我们吃饭,理由就是“《大河报》是第一个报道我们要飞越鸿沟的媒体,还发过试飞的照片”;而带着我们在鸿沟边上转悠了小半天的宋老汉最后还是提出了“导游费”的要求……

  齐种霸王葱借古出新的品牌效应与生态农业的构建意识

  在“昂首嘶鸣”的铸铁战马前,纵目北邙大地,以汉霸二王城为辐射点,一片片郁郁深绿呈扇状分布在浅黄色土地上,是茁壮生长着的大葱,为“力尽乌江千载后,古沟芳草起寒云”(唐·许浑诗句)注解出勃然生机。

  霸王城村口仿古门楼旁,有村妇在葱地里忙活着。走近前去,见她是在用锄头将尺把深的垄沟再锄深一层,锄下来的土将垄帮继续培高到埋大葱“齐脖”。问她:“这是啥葱呀”?说是“长白条”。问:“听说恁这里的葱有个啥名堂?”“哦,那是因为咱这村名是霸王城村,就给葱起名叫‘霸王葱’。恁甭说,咱这葱就是长得高、长得粗。”

  广武镇地处黄河南岸的北邙丘陵地带,黄河的冲积使这里土质疏松细腻。抓一把土攥在手里有绸缎般的细腻感。这种含沙黄土种庄稼收成不太好,大葱却长势喜人,能长到锄把粗细,葱白长可达1米,一棵葱可达1公斤。这里的土质特点是不蓄水,恰好使得大葱味道辛辣,特别出味。

  有村民讲述当初到城里卖葱的“遭遇”说:城里人吃葱,也就是用个葱花当个调味,因此更喜欢买小棵的葱。个头大是这儿葱的特色。于是乎,在菜市场等了半天,也没卖出半棵。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人来问,也只是好奇地看看就要走,卖葱的极力向那人推荐,谁知那人白了他一眼说:“我买你这葱干啥?我又不冲板儿(指把木头截成木板)。”

  不怪别人不识货,只怪自己不出名。

  在商品经济潮流中,市场意识逐渐觉醒的鸿沟两岸农民在思考:农产品也要讲究品牌效应,能不能给自己出产的大葱起个响亮的名字?他们想到了身边的鸿沟,想到了“霸王城”。

  1998年,当地农民有了品牌产品——“霸王牌”大葱。

  霸王城村党支部副书记宋学军在大葱地头给我们讲得眉飞色舞:“你知道我们的葱为啥葱白长?就像这样,大葱一边长,一边往上培土,一直培高七八十厘米。因为土质疏松,不像黄胶泥那样板结,培上的土不影响大葱生长。所以这里的大葱葱白长,又长得粗。”

  品牌效应就是打开市场大门的钥匙,销路逐渐畅通起来,如今霸王城村每家每户都要种上几亩葱。种葱比种庄稼合算,一亩大葱可产7500公斤,每亩收入三四千元,占家庭收入的一半以上。科学务实的种植结构一旦形成,广武镇政府借势勾画起“生态农业”的架构,在辖区推广“霸王牌”大葱的种植。现在,广武镇“霸王牌”大葱的品牌效应已经形成强势劲头,除真空包装销往外地,每年过了年,所有存货都被方便面厂收购而去。

  广武镇党委副书记牛保国谈到,整个广武镇调整农业种植结构已基本到位且大见效益。现在全镇除种植了3万亩大葱外,还种植了大量的石榴、冬桃、春桃。“河阴石榴”是历朝历代的贡品,远近驰名。有了这些基础,发展生态农业,依托鸿沟这个旅游热点,发展生态旅游。就像新郑“大枣节”一样,明年我们也要举办“石榴节”,25元一张门票,随便摘,随便吃,走的时候还可以带上5公斤。城里人图个新鲜,这种生态旅游很有前途。

  我们请那位村妇挖棵大葱来看看,她有些为难道:“别说给恁挖一棵,就是送恁十棵八棵又值啥?自家地里种的嘛。可这锄往下挖不得劲,葱根可老深呢。”我们半真半假地对她说:“要不中俺来挖。俺就是想看看恁这葱到底咋样,是不是跟恁说得那么好。”真是请将不如激将,那村妇二话不说就挖了起来。看着挖了快两尺深了,我们道:“不用挖了吧,往外薅薅就薅出来了。”她就弯腰去拔那棵葱,只听得一阵“嘎巴嘎巴”声响,我们赶紧阻止道:“别薅了,别薅了,一薅断就不好了。再挖挖,再挖挖。”那农妇得意地瞟我们一眼又挖了起来。当我们把一棵完整的大葱举在手上,只剩下连声啧啧的份儿了。

  如血残阳给山岭河水涂抹了一派淡红,告别霸王城村时宋老汉说:“你想,这里打过多少阵仗吧。从刘邦项羽到抗日战争中国军队在这里打日本鬼子,也是在鸿沟开的战;到解放郑州攻城也是从这一带开始,起码也有一二百回了吧。”而后又为我们指路说:“你们出了村一路向南,过两个路口往西拐就回市里了。不用再走来路,也就没人向恁收费了。”

  在回市区的路上,有五六辆农用车满载着“霸王牌”大葱疾驰。我们议论道:“农民兄弟们不但要打品牌,还打起了‘时效’,开始抢市场了。”更有意思的是,岂止霸王城村种的名为“霸王牌”葱,就连汉王城下的大葱也叫做“霸王牌”。

  站在高高的霸王城头时,北望黄河自天际划来,掠城而过;西望鸿沟万山层叠,鬼斧神工。一动一静,相映成趣。动者,雷霆万钧,蕴含着爆发力和冲击力;静者,像一位沧桑的老人,透射出丰富的思想和厚重的积淀。动静交融,构成一幅现代与传统交织的宏大场景。

  张万仓是个农民企业家。他设想的飞越鸿沟失败了,但他敢于飞越,也自信能够飞越。

  继他之后,更多的农民“飞越”了——传统农业在飞越,市场意识在飞越。

  谁说鸿沟就不可飞越?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办: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备案序号:豫ICP备050244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