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您当前的位置 :河南概况 > 厚重河南 > 第二辑 正文
 
延庆观里说全真
河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henan.gov.cn   2006年08月11日   来源: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天下武功第一的全真教主王重阳仙逝后,各路英豪奋起争夺《九阴真经》,天下武林大乱——这是串起《射雕英雄传》的一根红线。

  历史上,王重阳是个“文武双进(士)”的杰出人物。作为全真教的开山祖师和道教的中兴之祖,他至今还有1000多首诗词流传于世。

  王重阳仙逝于何处?《射雕英雄传》里对此语焉不详。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埋藏在古城开封。

  “延庆观很小,只有不到4亩的地盘,但千万不可小瞧它!”开封市延庆观繁塔文管所所长孙惠玲对记者说这番话时,底气很足,“你想,现在的开封城下,埋着几座开封古城。在这个城摞城的城市,连皇宫王府都被埋在了地下,当时‘广袤七里’的延庆观能在地面上留下一部分,已比皇宫王府幸运几千倍了,这算个奇迹!”

  “更奇的是,在帝王将相渐行渐远的时候,因了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在延庆观传道、修行并仙逝于此的全真教开山祖师王重阳却让延庆观渐行渐近于我们了。这不,规划已经下来,延庆观将筹资2800多万元扩到17亩,要建重阳殿、丘(处机)殿等。还有,就是今年下半年整体抬升延庆观玉皇阁这一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把它从地下3米的地方抬出来,国家为此投了300多万元。”孙惠玲说。

  “其实,小小的延庆观是个包罗万象、气象万千的地方,不站在历史的大背景下,是读不懂它的。”话还没说完,孙惠玲就站了起来,要记者离开延庆观,和她到开封古城墙上,同读延庆观。

  站在开封市西北角的古城墙上,望着漫天飞扬飘舞的雪花,耳边飘来“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声——这一天,是2003年3月5日。

  用来暖身的四两二锅头刚一下肚,我就飘到了《射雕英雄传》里——

  “那时是在寒冬岁尽,华山绝顶,大雪封山。他们五人口中谈论,手上比武,在大雪之中直比了七天七夜,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个人终于拜服我师哥王重阳的武功是天下第一。你可知道五人因何在华山论剑?”郭靖道:“这个兄弟倒不曾听说过。”周伯通道:“那是为了一部经文……”郭靖接口道:“《九阴真经》。”周伯通道:“是啊!兄弟,你年纪虽小,武林中的事情倒知道得不少。那你可知道《九阴真经》的来历?”

  关于《九阴真经》的来历,小说自有小说的说法;关于王重阳的死亡,小说自有其大话的地方。但南宋孝宗乾道六年暨金世宗大定十年(公元1170年)正月初四,王重阳在金国首都南京也就是现在的开封无疾而终,却是历史。这件事的“物证”,就是丘处机为纪念先师王重阳而在其仙逝之处建造的延庆观。开封延庆观不仅是全真教的圣地和全国三大名观之一,也是王重阳、丘处机遗留给我们的像《九阴真经》那般珍贵的国宝。

  其实《九阴真经》的历史,也像王重阳一样,深埋在开封的历史中,不为人知,甚至金庸迷们也语焉不详。

  《九阴真经》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姑且不说,因为那毕竟是小说中的故事。但《射雕英雄传》中所说的黄裳,也就是《九阴真经》的作者,历史上确有其人。

  “《九阴真经》的故事,是从宋徽宗下诏天下访求道教仙经开始的,看,那就是他下诏的地方。”孙惠玲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开封龙亭说,“不过,宋徽宗下诏时所坐的皇帝宝座,就是还在,也得在开封城地下8米的水土里了。这位笃信道教的皇帝在东京建造了数不尽的道观,却没有留下一个。倒是普通老百姓建造的延庆观,没有为黄河水和历史所淘汰!”

  宋徽宗于政和三年(1113年)下诏天下,访求道教仙经。政和五年,朝廷设立了经局。在黄裳的主持下,这个经局刊印了许多道教经典,总称为《政和万寿道藏》,共五百四十函,五千四百八十一卷。因刊印《政和万寿道藏》,黄裳名气冲天。金庸的小说中说,因为刊印《政和万寿道藏》,黄裳“武功猛进”,而后作了《九阴真经》。小说上说得很玄乎,但黄裳到底写没写过《九阴真经》,历史上没有记载。

  北宋崇道,原为巩固赵宋王朝,这和李唐一样,本没有什么不好。但徽宗却把崇道之事当成了追求长生不老的事业。这厢皇帝犯糊涂,那厢金人却兵临城下。徽宗这位自称天神下凡的“教主道君皇帝”,连同他的儿子钦宗以及全家妇孺,被金人“悉虏以去”,成为阶下囚。但他还常常身穿紫道袍,头戴逍遥巾,保持道士装束……这时,我想他还一定会时刻怀念把其送上崇道不归路的朋友——蔡京。

  蔡京知道,这皇帝脱了衣服,也会和俗人有个共同的地方——欲壑难填。人有钱后希望有权,有权后希望更大,权力达到了顶峰,就希望永远拥有这个权力,也就是长生不老。儒家没有这个手段,释家成佛又太难,道家的方法最简单:炼个仙丹吃了就可以长生不老,还可以带着自己喜欢的小猫小狗小鸡小鸭什么的。这似乎也无可厚非,因为秦皇汉武都想过长生不老。不同的是,宋徽宗艺术气质过浓,写字画画踢球的他,拜倒在道家的门下后就长醉不醒,还让道教教会册封他为“教主道君皇帝”。宋徽宗的想法是,当上教主,也就离长生不老不远了。没想到,他这一迷,比梅超风迷《九阴真经》还厉害,害了卿卿性命,毁了大宋江山。

  就在宋徽宗执迷不悟的时候,公元1112年,也就是宋徽宗政和二年,终南山下一个据说在母亲肚里待了24个月零18天的婴儿降生了。这个婴儿就是后来全真教的创派祖师王重阳。

  王重阳本名王喆,孙惠玲说:“王喆因为喜欢陶渊明,改名知明。与陶渊明的爱好一样,他也喜爱菊花。因为菊花在重阳节开放,王喆就给自己起了个号叫重阳子。王喆有没有‘我花开后百花杀’的想法不得而知,但他创建的全真教一度风行于世却是事实。他最终选择在菊香满城的开封无疾而终,想来也是用心良苦!”

  选择死亡?是的。

  宋徽宗信奉道教,为的是长生不老。而道家的中兴之祖王重阳在公元1165年(南宋孝宗乾道元年金世宗大定五年),即离他死亡还有5年时,就在其诗中预言自己“寿命不过五十八”!

  在国难当头、“南渡君臣轻社稷”的大背景下,王重阳举起全真教的旗帜,对道教进行彻底的革命,为的是留住中国传统文化,把传统文化保存于宗教社会、民间社会。这实属无奈之举。

  王重阳最著名的弟子就是丘处机。在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丘处机算不上绝顶高手。但在历史上,丘处机的名气非常大。因为丘处机的庇护,许多中原人得以死里逃生。

  丘处机靠什么救了很多中原人?是靠武功还是靠仙术?请看之二《丘处机救了多少中原人﹖》。

  1220年,成吉思汗“避位侧身,斋戒沐浴”,企望丘处机“咳嗽之余,但授一言”。丘处机应召前往西域,沿途所到之处,大家争求他的文笔诗颂,因为“只要有此一纸,就可免于元兵的杀戮”。

  在西域和成吉思汗相处一年后,丘处机自北印度回归中原。虽然战事频仍,成吉思汗还是派出骑兵五千为丘处机保驾护行。

  后来,元兵大举进犯中原。利用与成吉思汗的旧交情,丘处机庇护了大批中原百姓。

  在《射雕英雄传》里,丘处机的武功总难盖世,让人替他着急;在历史上,丘处机用智慧,而不是武功征服了征服天下的成吉思汗。

  在《射雕英雄传》里,成吉思汗与丘处机的相见,是由郭靖穿针引线而完成的。其实,在历史上,成吉思汗与丘处机的相见,是经由刘温介绍的。

  公元1220年,成吉思汗的年龄已经不小了。他知道,岁月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成吉思汗觉得自己武功盖世,不应该像俗人一样死去。于是,以医术见知于成吉思汗的刘温适逢其时地对成吉思汗说,丘处机是活神仙,已经活了300多岁(其实当时丘处机才70多岁),有长生不老之术。关乎丘处机的这种传说,大概当时是很普遍的。

  300多岁还活得好好的,这还了得!于是,成吉思汗派亲信刘忠禄持诏书去请丘处机。

  成吉思汗的诏书写得很谦虚:“朕但避位侧身,斋戒沐浴,选差近臣,备轻车,不远数千里,谨邀先生,暂屈仙步……”“惟先生将咳嗽之余,但授一言斯可矣。”

  成吉思汗急切而谦虚地召见丘处机,目的说得清楚了然:“或忧民当世之务,或恤朕保身之术。”“或忧民当世之务”,许是让丘处机听的,不然丘可能不会应召,因为他已经拒绝过两个皇帝的召请,一个是金宣宗,一个是宋宁宗;“或恤朕保身之术”,怕是成吉思汗的主要想法。

  当然,丘处机饱读诗书,知道历代兴亡的道理。南宋的积弱和金朝的混乱,他了然于心。以他的见识,不可能看不出来,宋金的灭亡就在眼前。权衡了利弊之后,丘处机谢绝了宋朝皇帝和金朝皇帝的邀请,毅然决定去见成吉思汗。

  丘处机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玩起了以“自己的两手反对成吉思汗的两手”的把戏。他带领18名弟子远涉昆都斯(今阿富汗北部),志在“济世度人”。这从他出发前赠给朋友的诗中可以看出——“十年兵火万民愁,万千中无一二留。去岁幸逢慈诏下,今春须合冒寒游。不辞岭北三千里,仍念山东二百州。穷急漏诛残喘在,早教身命得消忧。”

  经过两年的长途跋涉,丘处机终于来到了成吉思汗的面前。成吉思汗见到丘处机,先是打了两声哈哈,赐座后就迫不及待地问:“远来有何长生之药以资朕乎?”

  丘处机是个明白人,知道“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的道理。在前往西域的路上,丘处机已经对成吉思汗的性格了然于胸。深思熟虑之后,丘处机决定实话实说:“有卫生之道而无长生之药。”

  英雄就是英雄。虽然心中无限失望,但成吉思汗没有责怪丘处机,反而对他的坦诚表示了极大的赞赏。在丘处机逗留期间,成吉思汗给他提供了非常优裕的生活条件。在军务闲暇的时候,成吉思汗经常向丘处机求教养生之道。

  在成吉思汗身边呆了一年之后,丘处机自北印度回归中原。虽然当时战事频仍,成吉思汗还是派出骑兵五千,予以护送。为了表达对丘处机的尊崇,成吉思汗赐丘处机虎符玺书(在帝王的习惯上,这等于封王封侯),号神仙,爵大宗师,让他“掌管天下所有的出家人”。

  丘处机没有像蔡京对宋徽宗那样,顺杆儿爬上长生不老的不归之路。他对成吉思汗实话实说,自然是秉承师训,因为王重阳说自己“寿命不过五十八”,长生不老只不过是一种妄想。但丘处机的这句实话,却拯救了无数中原人的生命。

  凭着虎符玺书,丘处机师徒救了大批中原人,“由是为人奴者,得复为良。与濒死而得更生者,毋虑二三万人。中州人至今称道至之”(引自《元史》) 。

  后来忽必烈统一中国的时候,丘处机的徒弟尹志平执掌全真教。凭借丘处机留下的虎符玺书,尹志平和他的门人庇护了很多人的生命财产。

  当国难当头之时,一个新兴的道教宗派挺身而出,承担了存续文脉的工作,并尽己所能保护百姓,这种贡献,只能用功德无量来形容。

  丘处机的弟子李志常写的《长春真人西游记》一书,为后来吴承恩的《西游记》提供了素材。《西游记》至今还在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中国人,这无需我在此废话。依据全真教故事与人物而成书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等,同样闪耀着传统文化的万丈光芒。

  丘处机后来名震海内,似乎早在王重阳的预料之中。“此子异日地位非常,必大开教门者也。”王重阳有着惊人的自信。

  王重阳曾经赠给丘处机一首诗,诗曰:“细密金鳞戏碧流,能寻香饵食吞钩。被予缓缓收纶线,拽如蓬莱永自由。”有人说,这首诗就预言了丘处机与成吉思汗的风云际会。

  作为王重阳最得意的弟子,丘处机追随王重阳的时间其实很短,满打满算不过四年。他19岁拜王重阳为师。四年后,王重阳即仙逝于开封。

  北京白云观是丘处机的仙逝之地,它和王重阳的仙逝之地延庆观一样,同为道教的圣地,也和延庆观一起,被后人称为中国道家的三大名观之一。

  2003年3月8日,站在延庆观内,延庆观繁塔文管所所长孙惠玲向记者讲述着东厢房的《延庆观与王重阳》展览及丘处机与延庆观的故事。

  王重阳乃“有宋之忠义也……不惟忠愤,且实曾纠众与金兵抗矣”。抗金失败后,王重阳掘地为隧,封高数尺,榜曰“活死人墓”,以方牌挂其上,书云:王害疯(王自称疯子)灵位。

  七年后,也许是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在这个乱世发挥作用,王重阳走出“活死人墓”,带着他用来要饭的铁罐子开始了传道生涯。王重阳前往山东,收下全真七子并结识周伯通,打出了全真教的旗帜,并自作榜文:“平等者,道德之祖,清静之元……”

  公元1169年,王重阳带领丘处机等四个弟子来到开封,寓居于瓷器王氏的旅邸中。在开封,王重阳收孟宗献为徒。这孟宗献可不得了,他声名播于朝野,时人称之为“孟四元”。为什么叫“孟四元”?因为他是“四元及第”。“三元及第”已经是读书人的最高梦想了,在中国上千年的科举史上,只有12人曾经“三元及第”。而孟宗献乡试、府试、省试、廷试都是第一,是中国科举史上唯一的“四元”状元。公元1163年,孟宗献中状元后,被金世宗破格任命为翰林供奉,但令人叹息的是,母亲病逝后,孟因哀伤过度,在服丧期间病逝于家中。公元1170年,王重阳在开封仙逝后,他的丧事就是由孟宗献一手操办的。王重阳的灵柩也暂厝于孟家的后花园中。

  寓居瓷器王氏旅邸期间,王氏对王重阳不太礼貌。王重阳说:“吾后必宅是。”王氏认为这是发狂言,说气话。王重阳仙逝若干年后,重阳观果真在王宅原址建起。公元1233年,“全真七子”之一郝大通的徒弟栖云真人王志谨主持重阳观。遵照丘处机的遗命,他率领徒弟大兴土木,历时30年,建起了一座广袤七里、气压诸方的壮丽殿宇。重阳观,元朝时称朝元宫,明朝改称延庆观,延续至今。

  从王重阳到丘处机,再到王志谨等人,一座气势恢弘的重阳观终于拔地而起。这些先哲兼大宋的遗民们,想在大宋故都聚集的,绝不是什么砖头瓦块,而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就是这种文化和精神,只用了几十年时间,就把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元朝给吞没了。

  欲知中原文化和精神如何吞没了大元朝,明日请看“延庆观里说全真”系列之三——《全真教害死大元朝?》。

  “自有人类祖先亚当以来,迄于今日,世上从来未见如此广有人民、土地、财货的强大君主。”这是马可·波罗的话,这“强大君主”说的是元世祖忽必烈。

  如此强大的元朝,为什么仅仅统治全中国89年后就轰然倒塌了呢?

  其实,早在成吉思汗召见丘处机的时候,丘处机就送去了元朝难以消化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种子。

  没有文化根基的有元一代统治全中国后,在佛、道之间朝秦暮楚,把持不住中国传统文化,最终没能逃脱为中国传统文化所吞噬的命运。

  蒙古语对汉语的影响,可考者只有一个“歹”字,歹是不好的意思。这个“歹”字,是从蒙古语学来的。蒙古人极少与汉人通婚,所以也没有被汉人同化。金庸认为,蒙古人统治全中国89年,统治中国北部则超过100年,但因其文化落后,对中国人的生活没有留下重大影响。

  没有重大影响当然不等于没有影响,比如保存到今天的延庆观玉皇阁,其中就有蒙古文化的影子。

  延庆观繁塔文管所所长孙惠玲告诉记者,曾经广袤七里的延庆观,只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玉皇阁。玉皇阁是典型的蒙汉文化相结合的建筑,蒙古包与阁楼浑然天成,这是它弥足珍贵的所在。延庆观之所以被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因为有这个玉皇阁。

  玉皇阁建于元代,至今已经历了700多年风霜雨雪。坐北朝南的玉皇阁通高18.25米,分上、中、下三层,用青砖一“砌”呵成,不施梁架,不设楼梯,其建筑风格可谓“特立独行”。

  玉皇阁第一层外部呈四方形,阁内却像个大蒙古包,一进阁,“天似穹隆,笼罩四野”的诗句立刻就会浮现在你的脑海;玉皇阁的第二层是个八楞形的实体,不是空的,它要隔开的是地与天;四面八方之上,自然是天庭——第三层,是个亭阁,里面住的是玉皇大帝。二、三层与一层之间,不设楼梯,象征玉皇大帝居于神秘的天庭之上,高不可攀。但在三层阁顶的八角攒尖上,却是蒙古武士——他骑着狮子,脚蹬筒靴,头戴尖顶卷边毡帽,穿着皮毛外衣。这蒙古武士好似天兵天将,不惧风雨、不知疲倦地守护着玉皇大帝,想来已经700多年了。

  不惧风雨、不知疲倦的蒙古武士们心灵深处的玉皇大帝,其实不是玉皇阁里供奉的汉白玉神像,而是有血有肉的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成就了一个空前的大帝国。据说如果一个人从帝国中心骑马向外奔跑,不管是向东向西,还是向南向北,都要奔驰一年才能到达边界。

  蒙古铁骑曾大破波德联军,直杀得蓝色多瑙河变成了红色多瑙河;彼得大帝之前的俄罗斯侯王对蒙古战栗听命达400年之久;从伊朗、伊拉克到叙利亚和土耳其,广阔的西亚都是蒙古的属地。从成吉思汗到忽必烈,蒙古铁骑100年中只打了一个大败仗,不是败在敌人的手里,而是败给了飓风,不然日本也会被纳入其版图……

  旷古未有的大帝国,虽到成吉思汗的子孙手里才建成,但基础是成吉思汗奠定的。他的西征南伐虽然也有沟通东西文化的功劳,但对于整个人类,恐怕终究还是罪大于功。《射雕英雄传》所颂扬的英雄,是质朴厚道的平民郭靖,而不是灭国无数的成吉思汗。

  但历史不应忘记的,却是丘处机。

  在西域和成吉思汗相处的日子里,丘处机教给成吉思汗的并不是什么神仙方术,而是中国的正统学术,诸如儒、道两家忠孝仁义之类。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丘处机力劝成吉思汗戒杀,“及问为治之道,则对以敬天爱民为本。问长生久视之道,则告以清心寡欲为要”。

  如今,人们只知道丘处机在《射雕英雄传》里的所作所为,“更忽略了丘长春(处机)先见之明。他不辞艰苦地到了雪山以南,是为得预先布置,保持民族国家的传统。这是多么可歌可泣而且含有无限悲愤的历史往事!因为他是一位道教的道士,便被自命儒家的历史学者们轻轻地一笔抹煞,无奈不可乎”!“当成吉思汗崛起蒙古,以素无文化基础的民族,除了依赖武力征服以外,根本不懂文化和政治的建设,如非丘长春师徒教化其间,他祸害之烈,恐怕又不止如元朝八十余年的情况了。这笔写到全真道的事迹,又不胜有观今鉴古之叹!”(南怀瑾:《中国道教发展史略》)

  成吉思汗对丘处机的教化可谓感恩图报。成吉思汗除下诏保护丘处机及其门人外,还免除了全真道士的赋税徭役(但僧人不能豁免),这让全真教获得了特殊的政治地位。利用这种优势,王重阳“吾将使四海教风为一家耳”的理想慢慢走向现实。

  随着全真教的迅速发展,其徒众与佛教各教派之间不断发生剧烈的冲突,这引起了蒙古统治者的猜疑。虽然成吉思汗对全真教不错,但后来的蒙古统治者在释道之争中偏袒佛教,压抑道教。公元1255年与1258年,释道两次辩论,道士失败。于是皇帝下令焚毁道教伪经,勒令全真教向佛教交还寺产,并强迫一些全真道士削发为僧。公元1281年,忽必烈再次下诏焚烧道经,削弱了全真教的势力和影响,使其居于佛教之下。

  成吉思汗不愧是大英雄,但拖雷的子孙们却越来越把持不住全真教、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了。蒙古铁骑所向披靡,但其胜利后的统治则充分暴露了其落后性的一面。于是,在中原地区出现了“胡化”与“汉化”的冲突、佛教与道教的冲突,而这种冲突,最终彻底动摇了元朝的统治。

  元朝统治者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政策,他们实行了民族等级制度,在这个等级中,汉人处于最低层。但为了维持统治地位,他们又不得不与汉人的中原传统文化打交道。“胡化”与“汉化”,尊佛与崇道,都是元朝统治者从维持政权出发采取的权宜之计。

  但权宜和摇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都是最要不得的。

  在这种情况下,王重阳、丘处机们“预先布置,保持民族国家的传统”于宗教社会、民间社会的“文化炸弹”终于爆炸——公元1351年,刘福通揭竿而起。时间不长,元朝就土崩瓦解了。

  当初王重阳在开封仙逝前,曾与其大弟子马钰有过一番密语。这番密语的内容是什么?究竟是为道还是为国?这些自然都是疑案了。作为一个有着救世平天下情结的大宗师,谁敢说他的临终密语不是在为中原文化的复兴埋下伏笔?

  不过刘福通好像并不领王重阳的情,他在开封称王后,一把火把延庆观烧了。

  有明一代,延庆观曾经历过几次修葺,但规模已经大不如从前。不过延庆观还算是个热闹地方,“过往官员、清客、巨商多于此寄寓”。

  明朝末年,李自成“挖墙填药爆破并掘黄河堤灌(开封)城”。就这样,在刘福通之后,延庆观又被一个农民干掉了。

  清朝康熙年间,延庆观得以重修;道光年间,黄河决口,延庆观再次被淹没;光绪年间,再次修葺;1927年民国政府期间,延庆观又遭毁弃;之后,观内建筑,或为民宅,或被拆卖,残余殿房倒塌殆尽,仅存一个玉皇阁;1984年,随着改革开放的展开,为发展旅游业,延庆观再次得到修葺。

  延庆观屡毁屡建,是不死的开封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缩影。

  玉皇阁虽然留了下来,但因为黄河泛滥,阁的底部一层已经淤于黄沙之中。离玉皇阁不远,就是包公湖。包公湖的水从地下不断渗过来,侵蚀着玉皇阁的底部。

  历经劫难的玉皇阁会不会毁于包公湖水?玉皇阁有没有可能完整地跃出黄沙?下周一请看“延庆观里说全真”系列之四——《包公湖淹了玉帝的家》。

  包公湖和延庆观是邻居,相距200多米。近20年来,包公湖水一刻不停地渗向玉皇阁所在的3米多深的大坑里。玉皇阁面临着倒塌的危险。于是,有人提出了整体抬升的方案——动用16台千斤顶,把玉皇阁顶出地面。

  “烟锁池塘柳”是一副千古绝对的上联。

  有人说“烟锁池塘柳”来自唐诗,有的说源于明末的陈子升,有的说它属于乾隆……

  但大家都承认它是“千古难对”,对得出下联的人,少得可怜。对得还算可以的,有“烽销极塞鸿”、“烽销漠塞榆”、“灯销深圳桥”等。

  “烟锁池塘柳”偏旁含“金木水火土”五行,看似简单好对,其实很难,有人认为它是“天下第一难”。据说,有“天下第一才子”之称的纪晓岚对的下联是“炮镇海城楼”(至于这“炮镇海城楼”究竟是谁对的,还有几种说法)。纪的这个下联最为流行,似乎成了“烟锁池塘柳”公认的标准对句。

  但在延庆观经营书画的朱先生却说:“过去它被认为是个标准对句,现在看来,一般吧!”

  朱先生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2000年冬季的某一天,下着大雪,一位50多岁的云游道士在延庆观里和朱先生说了一个多小时的话。这位道士说,纪晓岚对的,只能算工整,但没什么大意思,更没有触到“机关”。道士说,在延庆观玉皇阁地下9米,埋着一块石碑。石碑的两旁是一副对联,石碑的中间则刻有一幅画,画的是对联的意境。对联是——

  烟锁池塘柳

  桃燃锦江堤

  道士认为,这才是无可替代的“绝对”对法。这一对法在“格律、意境、机关全契合”之上,更道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用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世间万事“相互矛盾并相互依存”。

  这位道士说,该对联是王重阳教主的,建造玉皇阁时埋在了下面,有记载。

  记者在网上搜索“桃燃锦江堤”,没有搜索到。

  延庆观繁塔文管所所长孙惠玲说,她听说这件事情后,查了很多资料,也没有查到。但她说,她相信那位道士说的话,他们有他们的传承。就是退一万步说,这是那个道士自己对上的,有托古的嫌疑,但这也是那位道士送给延庆观的重礼呀!

  孙惠玲说:“我一定要把这副对联刻在将要重建的重阳殿上,让大家分享它所体现的中国精神与文化。”

  玉皇阁地下究竟有没有刻着“千古绝对”的石碑?这个疑案可能很快就会有结果,因为今年下半年,玉皇阁将要被整体抬升。

  1984年,在大力发展旅游业的形势下,有关部门把底层下部淤死在泥土里的玉皇阁从土里挖了出来,使它得以重见天日。之后,玉皇阁就一直呆在这个3米多深的大坑里。

  包公湖和延庆观是邻居,相隔只有200多米。包公湖水面和玉皇阁底部的水位落差是1.2~1.5米。近20年来,包公湖水一刻不停地渗向玉皇阁所在的这个3米多深的大坑里。

  如今,玉皇阁周围挖设有集水沟,每两个小时就要用水泵抽一次,否则大水将漫出集水沟,淹没玉皇阁底部。而被污染的水含碱较大,不断地侵蚀着玉皇阁的基础。

  抽水造成泥沙流失,使得延庆观院内从南到北、从东向西都出现了有规则的裂缝,地面局部沉降,玉皇阁自下而上也出现很长的裂缝,整体已经向东北倾斜。专家认为,玉皇阁面临倒塌的危险。

  有了新问题,总会有新的解决办法。这是一些年轻人的回答。

  这新的解决办法就是对玉皇阁进行整体抬升。

  在论证玉皇阁能否整体抬升时,来了许多全国知名的古建筑专家。罗哲文等专家实地看了玉皇阁后,反对整体抬升玉皇阁。他们认为,历史就是历史,是不能移动的,否则就会破坏历史原貌。

  但国家文物局同意整体抬升玉皇阁,2001年批文就下来了,还给了80万元的前期经费。

  玉皇阁是用一块一块的青砖咬合起来的,作为砖石结构的穹形建筑,整体抬升在世界上还没有先例,前期科研工作异常复杂。

  “虽然没有先例,但从技术上而言,是完全能够实施整体抬升的,绝对不可能把玉皇阁抬‘零散’。”孙惠玲说。

  按照设计方案,抬升玉皇阁需要动用16台200吨级的千斤顶。1150吨的玉皇阁再加上200吨的托梁共重1350吨,16台200吨级的千斤顶能满足顶升要求。把玉皇阁抬出地面,16台千斤顶需要花费一年的时间。这些千斤顶在完成使命后就无法“脱身”了,它们将永远被埋在玉皇阁下。

  把玉皇阁抬高至自然地面以上,不但将提高玉皇阁的观赏价值,而且能解决现在所面临的各种疑难问题。据介绍,整体抬升玉皇阁有望在今年下半年开始。

  孙惠玲说:“我们肯定要趁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不影响整体抬升玉皇阁的前提下,在下面好好找找,希望能让王重阳的‘千古绝对’重见天日。这对联,可以说就是王重阳自己的‘九阴真经’!”

  (全文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办: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备案序号:豫ICP备050244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