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您当前的位置 :河南概况 > 厚重河南 > 第一辑 正文
 
商都梦寻
河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henan.gov.cn   2006年08月11日   来源: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上)

  -方圆25平方公里,周长近7公里,商代的古城墙像一具恐龙的骨骼盘踞在郑州东部的高楼大厦之间,它无声地告诉世人:郑州是古老的,其城市史有3500多年,直令殷商胜地安阳望尘莫及。-古城墙的残垣断壁栉风沐雨,细说着当年商都的繁华;城墙下的碎砖烂瓦无声怀想,憧憬着那久远的历史岁月。在郑州人身边蛰伏了很久很久的这条“巨龙”,在也许是历史轮回的商贸城建设中,开始苏醒—— 深秋时节,沿着商代古城墙,记者实实在在地走了近似正方形的一周。虽然在郑州工作也已经有些年头,对在市区内蜿蜒起伏的古城墙也算略知一二,但是当我把审视的目光投向这沉睡数千年的古城墙时,仍然惊叹于她的规模宏大、内涵深厚。站在东城墙上,手里把玩着呈淡红色的夯土,远望蜿蜒如龙的城墙向南延伸,承载着萋萋芳草在高楼大厦间穿过,消失在视线尽头。此时此刻,历史和现实仿佛在这里凝聚,怀古的幽思与眼前的感悟同时张开翅膀。-古都追梦●50多年前的秋天,一位小学教师与商代古城不期而遇 遥远的古都进入当代郑州人的视线是在52年前。 1950年秋天,很偶然地,有个叫韩维周的小学教师在郑州二里岗采集到了一些绳纹陶片和磨光石器。酷爱考古学的韩维周意识到这些前所未见的东西非同寻常,立刻拿到文物部门进行鉴定。结果,这些绳纹陶片和磨光石器被确定为商代遗物。 韩维周做梦也没想到,他所采集到的这些不起眼的陶片和石器,无意中竟撩开了一座商朝王都的神秘面纱。 韩维周的发现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国内考古界的广泛关注。1952年10月,中央文化部、北京大学、考古研究所联合举办了全国首届考古工作人员训练班。在确定考古发掘实习地点时,训练班把目光投向了郑州。在这次发掘实习中,又有许多商代遗迹和遗物重见天日。 在此之后,河南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又发现了更多的商代遗存。在东起凤凰台、西至西沙口、北至花园路、南到二里岗的范围内,考古工作者先后发现了与商城同期的铸铜、制陶、制骨等作坊遗址4处,铜器窖藏2处,还有100多座中、小型墓葬。出土的文物中以陶器最多,青铜器、石器、骨器次之,并有蚌器、玉器、原始瓷器、印纹硬陶、白陶器、象牙器等。在杜岭铜器窖藏中出土了一件精美方鼎,该鼎高100厘米,重86.4公斤,如今已成为郑州市的标志和象征。 在所有的发现中,商代古城墙的发现无疑最为激动人心。据郑州商城遗址保护管理所所长张巍介绍,1955年,考古工作者在白家庄的商代文化层下面发现了很厚的夯土层,该夯土层中的夯土呈淡红色,十分坚硬。当时,很多人认为发现的是古代墓葬。随着发掘的深入,考古工作者却发现夯土层向两边延伸,远远超出墓葬应有的规模。难道这是一条古代的河堤? 在沿着夯土的走向进行钻探之后,1956年,考古工作者发现夯土层的一端由白家庄沿城东路西侧向南延伸,与郑州老城东城墙内的夯土连在一起;夯土层的另一端从白家庄西侧向西穿过紫荆山,沿金水大道南侧继续向西,直到河南省军区南院,又沿杜岭街东侧折而向南,与郑州老城西城墙内的夯土相接;而南城马路和熊耳河北侧的郑州老城南城墙内也发现了相同的夯土。这四面相连接的夯土,组成了一座规模巨大的近似长方形的城垣。 于是,沉睡了3000多年的商代城垣开始展现在世人面前。 城墙边,从事商城保护管理工作20年的郑州商城遗址保护管理所党支部书记宋秀兰自豪地说,这座城池周长近7公里。在城内,东北部及中部偏北处遗存有大面积的夯土基址,是商代宫殿区;在商城外围,发现了多处商代青铜冶炼、骨器制作、陶器制作的作坊遗址,并有大量的墓葬区;城池内外,还发现了青铜窖藏和祭祀场地。截至目前,商代遗址出土的文物数以万计,其中有很多都是稀世珍宝。●巍巍古城墙透露历史秘密:郑州的建城史有3500多年 在商城路南的一段城墙壁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层次分明的夯土层。在每层夯土之间,分布着密集的夯窝。宋秀兰书记介绍说,这段城墙是采用分段版筑法逐段夯筑成的,每段长3.8米左右,夯层较薄,夯窝密集,相当坚固。城墙横断面呈梯形,高约10米,底宽20米,顶宽5米,中间是“主城墙”,两侧还有“护城坡”。有关专家估计,在当时,这些城墙曾经非常雄伟。《诗经·商颂》载:“商邑翼翼,四方之极!赫赫厥声,濯濯厥灵!”这些诗句,生动地描绘了当年商城城墙的雄伟气概。 根据估算,整座商城的土方量约87万立方米,完成这些土方大概需要1300万个劳动日。也就是说,即使每天有上万名奴隶筑城,也需要三四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这个巨大的工程。这雄伟的城墙之中,该蕴含着多少奴隶的血与汗啊! 拂去数千年岁月厚厚的尘埃,考古工作者惊喜地发现,这座曾经十分雄伟的城池为商代中前期的都邑,其形成年代当在安阳殷墟之前。 《尚书·序》和《史记·殷本纪》中都说:“自契至于成汤八迁。”据专家考证,商王朝在其存在的500年(一说400余年)时间里,经历了至少5次迁都。古本《竹书纪年》云:“自盘庚徙殷,至纣之灭,二百七十三年,更不徙都”,说明盘庚迁都殷是最后一次。而前4次迁都,史书上均无记载。 通过对城墙夯土层中的碳元素进行科学检测,有关专家断定,在郑州发现的这座古代城市修建的时间距发现之时已有3570±135年。也就是说,这座城市最早可能出现在公元前1620年前后。根据文献记载与前人考证,不少学者认为,它就是商代中期第10世王仲丁由亳迁至的 都;也有人认为是商汤所都的亳,属商代早期。无论是还是亳,郑州商城的发掘,都是中国考古学家首次找到盘庚迁殷之前的商代都邑,填补了商代前期文化的空白,为早商文化和夏文化的研究开阔了视野,也为“夏商周断代工程”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一个城市的历史,是城市发展的脉系和精神支柱。在全国670个城市中,郑州的建城历史最长,堪称中国城市的鼻祖。若论起辈分,九朝古都的洛阳、宋城开封以及号称“中华第一都”的安阳均属其后辈子孙。 站在古城墙上,眼前是飞速发展中的郑州,三千多年前古商城的繁华和变迁,三千多年前的市井喧嚣,三千多年前的金戈铁马,都已深藏在厚厚的夯土层之下。商都梦寻(中)

  -梦醒时分

  ●隆隆闯入的火车惊醒了商都的千年之梦,于是,一个新城迅速崛起,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雄伟的商代都城终于沉入地下,繁华与喧嚣也渐行渐远。

  3000多年后,隆隆的火车突然闯进这片沉寂已久的土地,机遇的小鸟随之翩然飞来。于是,一个小镇开始迅速拔节,急剧膨胀。

  到了上世纪50年代,机遇再次青睐了这片热土,河南省省会自开封迁至郑州。在古商城的肌体上,一座新兴的城市傲然崛起。

  秋日的上午,暖暖的阳光洒在古城墙上,树木摇曳,芳草萋萋。三三两两的老人在这里或健身、或聊天。

  这些老人当中,很多人都是从小在城墙根儿长大的,72岁的马大爷就是其中一位。他告诉我们,他小的时候从来不来这里,因为城墙附近都是田地,没什么人。当时的城墙比现在的城墙高出一倍还多,整体还很完整。由于风吹雨淋,以及其他一些人为因素,城墙逐渐降低,变成了现在的样子。马大爷说,当时的城墙顶部还有一些城垛,城墙角有一个“魁星楼”。如今的商城路在当时只是将城墙挖开形成的一条土路,那时叫“城豁”。那时整个城墙一共有5座门,在如今的东大街有东城门,南大街有南城门,西大街有西城门,北大街有北城门,在西南城角处还有一座小西门。东西南北四个门外依次称为“东关”、“西关”、“南关”、“北关”。马大爷说,当时的郑州人就以“五门四关一豁”来确定地理方位。

  现在郑州有些地方还沿袭了当时的地理概念。“比如这里,”马大爷指着东大街和城东路的交叉口说,“现在这里和当年一样,叫东门口。”

  65岁的王大爷说,上世纪70年代以前城墙附近没什么人,80年代开始有人陆续搬来。前几年,郑州市政府拆除了违章建筑,还在城墙两侧建起了绿化带。如今,古城墙两侧已经成为附近居民重要的休闲场所。

  ●巨额资金呵护商城遗址,商代古城开始向世界敞开怀抱

  应该说,古文化遗存是一个城市的宝贵财产,最能显示城市的个性和品位。它不仅静静地诉说着历史,还以特有的方式使城市鲜活起来,甚至带动城市经济及社会的发展。当周边的安阳、开封、洛阳、南阳等城市以其丰厚的历史积淀及名胜古迹收获着精神荣耀物质财富时,作为拥有3500多年历史的商代古都郑州,却一直未能获得与自身价值相当的地位。

  观念在碰撞,现实在召唤。商城,到了该觉醒的时候。郑州商城遗址保护管理所书记宋秀兰说:“1991年,郑州市文化局制定了商城遗址保护利用规划,国家文物局立项后,曾拨款210万元给予支持。自此拉开了商城遗址有效保护的序幕。”

  郑州市文化局副局长刘河明介绍,早在1994年编制的《1995年~2010年郑州城市总体规划》中,就专门搞了一个《商城遗址保护规划》。2000年,市政府颁布了《商城遗址保护管理办法》。从1998年开始,市政府把治理商城遗址列入重点工程,投入不断增加。目前,市政府已投资1000多万元,拆除了商城遗址重点保护区内1.5万多平方米各类违章建筑,清除了2万立方米的各类垃圾,改造了600米长的东城墙外污水沟,兴建了2.26万平方米的商都文化广场和4个绿化游园,并对南城墙和紫荆山路口的城墙断面实施立体绿化,使1700多米的城墙得到了较好的保护。

  刘副局长说,我们下一步设想是,地面有城墙的,两边搞绿化美化;地下有城墙的,上面搞绿化。对商城遗址的保护正逐步纳入规范化、法制化的轨道之中。

  11月9日下午,一个39人的观光团来到位于东大街上的商都文化广场,凭吊了商代城墙遗址。这个观光团来自日本埼玉市。观光团的成员们表现出对“世界最古老文化”的极大兴趣,他们不断地合影留念,认真地听着讲解,还有人兴致勃勃地登上城墙。

  面对世界,古商城已经敞开怀抱。

  梦归何处

  ●郑州的文化符号是什么

  人文学者、郑州市旅游局局长范强在一次座谈会上曾深情地说道:“生在郑州,长在郑州,40余年了,我对郑州充满感情,也充满自豪感。郑州有商城,有3500多年的城市史,这一点值得每个郑州人骄傲和自豪。但是,郑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是断裂的,城市文明没有延续下来,新中国成立时,郑州还只是一个小城镇的规模。就是发展到今天,郑州依然找不到历史文化名城的感觉,这是因为郑州的历史身份缺乏景观支持,没有文化符号或场景画面。”

  现实也正是如此。

  郑州因商城而闻名世界,吸引了很多人慕名而来,当我们接待他们时,却很难提供一个令人满意的集中的景观。让客人看什么?只看古城墙的残垣断壁吗?

  数千年沉睡于此的商城啊,承载了一代代人太多的梦想。那么,此梦应该归于何处?

  ●建设商城遗址博物苑

  2001年,一个建议提交到郑州市有关部门的决策人手里。这个建议的大致内容是:建设郑州商城博物苑,营造郑州的文化兴奋点,提高商城遗址的文化档次,提升郑州的文化品位,让郑州借商城名扬世界。

  郑州商城遗址保护管理所书记宋秀兰在《建设郑州商城博物苑刍议》一文中认为,世界各国的文化保护,多以“利用”为目的。要得到良好的保护,必须通过“利用”向社会奉献。世界上许多对游客有极大吸引力的遗址博物馆,实际上也只保留着古建筑的废墟面貌,赤条条地把历史镌刻在大地上,原汁原味地向人们述说着那久远的岁月。郑州必须利用商城遗址,赋予其必要的人文景观,增强其观赏性、趣味性,从而改变其考古价值高、观赏利用价值低的尴尬状况。

  宋书记说,地面上的古城墙有3公里,穿行于郑州市老城区内,不易看到全貌;而商城出土的上万件文物,也分别保存在郑州博物馆、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文物研究所、郑州市文物研究所等单位,大多数封存于库房之中。来参观郑州商城遗址的中外各界人士普遍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他们常常会问:“这座都城究竟有多大?布局是怎样的?宫殿的遗址在哪里?这里都出土有什么东西……”用语言或文字资料来讲述这些东西,显得是那么空洞和抽象。如果有了一座商城遗址博物苑,那么这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按照对未来的商城遗址博物苑的规划,在商都遗址重点保护区内,将围绕城墙,长藤结瓜一般设置景点景区。商城博物苑将以绿化为基础,雕塑为主体,建筑为点缀,融考古与观赏、娱乐为一体,集自然生态与人文景观、发掘现场与文物展示为一身。在规划中的10个景观中,包括有“祭祀区”、“戎战区”等,还有制骨、制陶、冶铜等作坊,有复原的商代宫殿及商城一条街。

  宋秀兰向我们描绘了博物苑建成后的种种情景:在博物苑里,可以观看商王祈雨的模拟表演,感受商朝祭祀活动的神秘氛围;可以观看巨大的战车、战鼓、长矛,体验商代血与火的战争过程;可以参观珍贵的文物,感受商代都城的繁华程度;可以亲手制作一件仿古器物,让你穿越时空隧道,在特定的环境中体验先祖田园牧歌式的生活……

  ●让郑州以史兴市

  实际上,建设商都博物苑的意义远远超过了这个项目本身。

  如今,根据郑州市政府对全市第三产业的发展规划,旅游、文化将被作为重点产业来抓。挖掘商都文化的内涵,可以为郑州找到文化建设的兴奋点,促进旅游经济、文化产业的连带发展。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巧妙对接将让郑州达到以史兴市、以史扬名的现实目的。

  在郑州市文化局刘河明副局长的办公室里,我们看到了一本《商城遗址博物苑规划书》。刘副局长说,市政府的几次会议纪要,都已把建设商城遗址博物苑列入其中,这说明商城博物苑的建设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如今,新的规划正由清华大学重新编制。

  ●梦想越来越近

  历史的轮回常常令人扼腕惊叹。

  3500多年前,郑州这片热土已经是非常繁华的都市。商城遗址出土的大量贝币说明,当时郑州的贸易已经极为兴盛,时至今日,做买卖的人仍被称作“商人”。在古代文明长期中断后的今天,郑州又确定了“建设商贸城”的城市定位。这难道仅仅是历史的巧合?

  20世纪90年代初,郑州亚细亚的“野太阳”喷薄而出,同二七商圈的数家大商场展开了激烈的人才、价格、信息服务之战,从而引发了闻名全国的“郑州商战”。如今,郑州商贸城在全国商业经营领域的影响力及对全国流通体制改革的冲击力早已为国人所知,“商城”的双重含义已经让郑州分不清古今。“商都之梦”让郑州人做得有滋有味。

  历经数千年风风雨雨,商代城墙依然顽强地挺立着。就在这些城墙身边,一座座高楼正拔地而起,一条条街道正变得日益美丽。3500多年前的繁华早已被超越,新的传奇,每天都在继续。

  千年商城,光荣与梦想正越来越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办: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备案序号:豫ICP备05024460号